返回总库    

中图法分类

皇侃哲学思想研究

作者: 张波
出版日期:2016-01-01
浏览次数:62次
简介: 一般而论,中国传统文化以儒学为主流,而儒学的基本典籍则为群经。自古以来,宗经之论,隆盛不衰。如南朝梁刘勰云:“三极彝训,其书曰经。经也者,恒久之至道,不刊之鸿教也。故象天地,效鬼神,参物序,制人纪,洞性灵之奥区,极文章之骨髓者也。”(《文心雕龙·宗经》)1410829《四库全书总目》亦云:“经禀圣裁,垂型万世,删定之旨,如日中天,无所容其赞述。”(《经部总叙》)此类宗经之论大致相通。经为垂范后世的“圣典”,虽其内容博杂,但无非展现了儒家思想中强烈的政治、伦理、文化等教化功用,其小可以规范文章、教化人伦,其大可以经国治世。如孔子所谓:“入其国,其教可知也。其为人也,温柔敦厚,《诗》教也;疏通知远,《书》教也;广博易良,《乐》教也;洁静精微,《易》教也;恭俭庄敬,《礼》教也;属辞比事,《春秋》教也。”(《礼记·乐记》)此为“六经”之教。据此,“圣人之志,籍经以存;儒者之学,研经为本”1410830,儒家“群经”在传统文化中的地位与作用,灿然可知矣!洎乎两汉,儒经注疏之风日炽。通过对经典的解读展示注疏者当下的理解,这种理解又无不蕴藉着时代学术思潮的发展状况与学术风气。以此而论,研究儒经注疏不
关键词: 皇侃(488~545)  哲学思想  研究  

王弼《老子注》研究

作者: 蒋丽梅
出版日期:2012-01-09
浏览次数:34次
简介: 江怡中华民族正处于一个重要的历史转折时期,中华文化的复兴被看做是时代赋予我们的历史使命。在这个重要历史时刻,我们能否抓住机遇,在历史文化的厚重积淀中寻找自己的定位,在传承文化的历史使命中创新自己的观念,在时代文化的多样变化中构建自己的特色,这些都是我们面临的重大历史挑战。把握好这个历史机遇,回应重要的时代挑战,不仅需要我们充分的知识准备,更需要我们的思想智慧。当今中国的文化发展已经向我们表明,文化自觉的树立正在极大推进着我们的社会发展,文化自觉的结果将改变当今中国的文化形象。我们知道,这里的文化自觉首先是指对自身文化的强烈认同,是自身文化意识的提升,也是社会大众对文化发展的迫切要求。思想上的认同并不等同于行动上的一致。只有当我们充分认识到文化认同的重要性,并努力从行动上体现我们的文化认同,我们才能达到真正的文化自觉。文化自觉更是指思想上的自觉,是我们在思想上真正形成对自身文化性质的理解,特别是对当今世界文化发展转型过程中的不同文化形态的认识,最后构建我们自身文化的特殊性和普遍性。这里的特殊性是指,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刻影响已经体现为当今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因此,如何在当今世界文化格局中体现中国文化的特殊性,决定了中国文化的时代效应。这里的普遍性是指,中国文化的特殊性必须得到世界各国不同文化的理解,因此,这样的特殊性就必须以具有普遍意义的表达形式加以体现。只有在能够为世界各国文化理解和交流的基础上,我们的文化才能真正进入“自在自为”的阶段。然而,要做到文化的这种自觉,我们必须抓住文化的核心和精髓,这就是时代的哲学思想。确立文化自觉的关键,应当是做到整个民族在哲学上的自觉。中华民族富有哲学思维的传统,中华文化蕴含深邃的哲学思想。无论是《论语》、《道德经》,还是《中庸》、《大学》,这些代表着中华民族智慧的论著都充分展现了中华文化的哲学思维特征,这种特征表现为思想行动以个人认识为前提,观念形成以经验活动为前提。虽然中国哲学学科的自觉意识产生于西方哲学传入之后,但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却始终是哲学式的。中国人的智慧具有这样两个特点:第一,中国人善于从身边的具体事项中发现具有普遍意义的道理,并总是试图用这些道理去理解其他相关或相近的事项,由此完成对事项的理解。在这种意义上,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更关注的是事情的过程,而不是在这个过程中呈现出的事物本身。第二,中国人对事物的理解更多地是从关系出发,更多地关注自己周遭生活环境中的人和事,更多地考虑如何从各种关系中确立自己的位置。在这种意义上,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就更重视整体和全局,而不是个体和局部。由此可见,中国人的思维特征和智慧特点之间存在着一种相互对应:个人认识活动是以在身边所发生的事情为根据和出发点的,因此,中国人的思维具有经验归纳的特征;而经验活动本身又是为了更好地认识整体和全局,所以,中国人的思维又具有抽象普遍的意义。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中国人的这种思维方式并非出自我们的自觉意识,而是对前人长期生活实践的经验总结,是对中国传统思想表达的提炼升华。虽然我们一再强调中国人思维方式的特殊性和普遍性,但是这种强调却是建立在我们理解了不同于我们思维方式的西方哲学的基础之上,是我们通过不同哲学之间比较的结果。哲学思维方式的差异给我们带来了对我们自身哲学的重新认识,甚至是对自身哲学思维方式的重新定位,激发了我们全面理解自身哲学的浓厚兴趣。正是在这种思想背景中,我们开始形成对自身思维方式的自觉。首先,哲学的自觉意味着我们对思想的主动认识。黑格尔说:“人之所以比禽兽高尚的地方,在于他有思想。由此看来,人的一切文化之所以是人的文化,乃是由于思想在里面活动并曾经活动。……唯有当思想不去追寻别的东西而只是以它自己——也就是最高尚的东西——为思考的对象时,即当它寻求并发现它自身时,那才是它的最优秀的活动。”2907622思想正是在成为自己的对象的时候,哲学由此产生。因此,哲学的自觉本身就意味着思想。这里的思想并非完全是对具体事物的认识活动,或者是对事物发展演变的规律性理解,而是以概念的方式对我们认识活动内容的抽象概括,是对事物发展规律的概念化表达。这种思维方式就要求思想以概念的方式形成对我们所认识的思想内容的表达和构造,也是对我们思想本身的概念规定。纵观我们目前的哲学思维,我们似乎缺少的正是这种对思想的主动认识。我们比较容易满足于对事物表象的理解,比较容易接受从经验中得到的知性认识,而不太愿意从概念的层面把握事物的根本性质。真正的思想应当在于能够在事物之上确立把握事物的基本原则,能够在经验之先具备理解经验的基本能力。正如黑格尔所说:“真正的思想和科学的洞见,只有通过概念所作的劳动才能获得。只有概念才能产生知识的普遍性,而所产生出来的这种知识的普遍性,一方面,既不带有普通常识所有的那种常见的不确定性和贫乏性,而是形成了的和完满的知识,另一方面,又不是因天才的懒惰和自负而趋于败坏的理性天赋所具有的那种不常见的普遍性,而是已经发展到本来形式的真理,这种真理能够成为一切自觉的理性的财产。”2907623其次,哲学的自觉在于我们能够形成对事物的整体理解,能够从较高层面把握事物发展的基本态势。马克思说:“理论只要说服人,就能掌握群众。而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人。所谓彻底,就是抓住事物的根本。”2907624这种彻底不仅表现在理论本身能够自圆其说,更重要的是理论能够把握整体,能够从宏观上对事物有完整的理解。而且,这样的理论还要在实践中得到检验,由此表明理论在实践中的彻底性。显然,这种哲学的自觉就要求我们必须认清历史的发展脉络,使理论具有前瞻性和预见性,而这种前瞻和预见正是彻底的理论自身具备的本质特征。经验主义的方法只会使我们裹足不前,完全从经验出发就会使我们“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只有当我们真正形成了对事物的整体理解,只有当我们可以从宏观上把握事物的发展规律,我们才能从哲学的高度解释我们在经验中面对的各种现象,才能在事物的各种变化中把握事物的发展脉络。再次,哲学的自觉还表现在对理论思维的自觉培养,表现为对以往哲学史的学习和理解。恩格斯说:“理论思维无非是才能方面的一种生来就有的素质。这种才能需要发展和培养,而为了进行这种培养,除了学习以往的哲学,直到现在还没有别的办法。”2907625他指出,每个时代的理论思维都是那个时代的历史产物,它在不同的时代具有不同的内容和不同的形式。因此,只有通过对不同时代的理论思维的学习理解,我们才能提升自己的理论思维能力。这里的理论思维能力主要包括两个部分,一个是科学思维能力,一个是哲学思维能力。科学思维能力帮助我们对以往历史中出现的各种科学假说和科学思想形成恰当的判断,有助于我们认清我们这个时代的科学理论和思想的创新程度。但科学思维能力仅仅停留在或者说只能在对经验现象的表层理解,即使是对经验现象的科学解释也不过是采用了逻辑的方法,对这些现象重新分类而已。而哲学思维能力则对我们的思维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它要求我们必须能够超越经验现象,通过对各种现象表面的理解达到对现象背后本质的把握。这就需要我们首先了解以往哲学史上所出现的各种理论观念,在历史的脉络中寻找我们这个时代出现的各种所谓新观念的历史踪迹。同时,这还需要我们具备超越历史和经验本身的抽象能力,能够从历史和经验中剥茧抽丝,形成我们自己的理论观念,用于解释我们当代的现实问题,并提出对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最后,哲学的自觉更表现为对辩证法的自觉运用,表现为对“绝对真理”的放弃和对现实实践活动的最终关注。按照黑格尔的概念辩证法,思想的运动不过是绝对精神在人类思维中的变化过程。虽然这样的辩证法是以概念和现实存在的颠倒关系为前提的,但其中有一个重要思想却是我们必须牢记的,这就是说,只有当我们能够按照思维自身运动的方式理解事物的发展,也就是当我们能够自觉地运用思维的辩证法的时候,我们才能真正理解思维活动如何与现实存在之间产生矛盾和冲突,也才能真正理解为什么我们必须把思维活动的最后结果放到现实的实践活动中加以检验。这就意味着,辩证法不仅运用于思维活动本身,更是运用于我们在现实的实践活动。用辩证的方式观察事物,解释现象,提出观念,形成理论,这些就是哲学的自觉表现。从文化的自觉到哲学的自觉,这体现了我们对自身文化的更深层理解,是我们对自身文化的负责态度。仅仅停留在文化自觉的层面,我们还只能从自身文化的特殊性上把握思想的力量,只能依靠我们对自身文化的理解体会不同文化之间的差别。而哲学的自觉则帮助我们从概念的层次上理解思想的构成和变化,从思想自身的发展中把握观念的历史作用。从更广泛的当今世界文化的视野看,能够做到哲学自觉,才会使我们的文化自觉变成具有普遍意义的行动,才会使我们自身的文化特征得到广泛的认同和理解。本套丛书冠名《哲学与文化》,正是基于以上的考虑,因为文化是哲学的外在体现,而哲学则是文化的内在精神。我们将在本丛书中陆续出版国内具有影响的哲学学者以及其他学科学者的最新著作,充分反映国内学者们在哲学与文化领域中的独特思考。本丛书得到国家“985工程”人文社会科学创新基地“价值观与民族精神”的大力资助,特此感谢!
关键词: 老子  王弼(226~249)  哲学思想  研究  

嵇康美学思想述评

作者: 卢政
出版日期:2011-01-11
浏览次数:28次
简介: 何中华卢政博士撰写的《嵇康美学思想述评》一书即将付梓,这本书是作者在其博士后出站报告基础上经过数年的修改完善而成的,是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资助项目研究成果。它凝结着作者十多年来对于嵇康思想特别是其美学思想的体认、感悟,展现出作者独特的心性和眼界。相信它对读者更真切地领会嵇康思想,更全面深入地把握魏晋思潮,乃至对于整个中国古典哲学和传统文化有一种温情与敬意的了解,都具有启示意义和价值。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问题。马克思说得好:哲学所捕捉的应该是“一个时代所提出的问题”。所以,“主要的困难不是答案,而是问题”。而所谓“问题就是公开的、无畏的、左右一切个人的时代声音……它表现自己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0卷,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289—290页)。那么,魏晋时代的“呼声”是什么呢?鲁迅先生曾指出,“用近代的文学眼光看来,曹丕的一个时代可说是一个‘文学的自觉时代’”(《鲁迅选集》第2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3年版,第380页)。其历史内涵在于回到审美本身。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说,魏晋时代的问题就是人的生命意识的觉醒,它促成并表达为魏晋玄学对于审美自足性的自觉吁求。作为“文学的自觉时代”的形而上学基础,魏晋玄学不过是审美自足性的哲学解释,它无疑为文学的自觉提供了学理依据和合法性根基。魏晋玄学的兴起,标志着中国思想的内在化转向的发生。据钱穆先生的说法,魏晋南朝三百年学术思想,可以一言以蔽之,曰“个人自我之觉醒”(钱穆:《国学概论》,商务印书馆1997年版,第147页)。魏晋玄学返回到人的内心世界,因而明显地存在着一个内在化转向。它是从汉代学术的经世致用转变为反身性的自我追问和发现的结果,从而使得思想不再充当手段,而是超越工具性以回到自身,达到圆满俱足。魏晋时代生命意识的觉醒,当然有其时代的机缘,也由于人的视野本身的调整。人们把目光收回,作反身性的自我审视,敏感地发现并哀叹人生的苦短,这反而强化了对人生的留恋和执著。它的一个后果或代价,就是“执著”带来的痛苦。曹操有诗云:“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死”的凸显,使生命有一种虚无和幻灭感。虚无一点,放下一点,恰恰可以使人对生命重新加以看待和贞定。就此而言,可以说玄学家的审美意识是被“逼”出来的,是生命觉悟的结果。其中的脉络是:返回内心世界、追求精神自由,诉诸审美的自足性,这一取向又缘于生命意识的自觉,归根结底是社会的动荡与人的命运的多舛和不测这一历史机缘造成的人的命运感使然。尽管有着时代的契机,但思想毕竟有其自身的内在理路。若要充分地解释思想演变史,就不能不沿着思想的逻辑加以诠释。从一定意义上说,魏晋玄学的问题使先秦思想涉及的争论自觉化了,是它的一种反省的形式,如“有无之辨”、“言意之辨”、“自然与名教之辨”等等,无非是先秦诸子涉及的问题的自觉清算罢了。总之,魏晋玄学赖以产生的原因主要在于:(1)社会氛围:“魏晋之际天下多故,名士少有全者”(《晋书·阮籍传》)。(2)心理条件:人的命运感特别强烈,人对生死的不确定性的焦虑,诱导人们反观内心世界。(3)逻辑脉络:先秦思想争论的问题本身成为反思的对象。在某种意义上,魏晋时代的美学思想只不过是当时的人们的存在方式浓缩了的结果的反思形式而已。作为“竹林七贤”之一的嵇康,其美学思想独树一帜。嵇康有名的“声无哀乐论”,试图剥离审美与道德教化之间的内在联系,顶多承认音乐与礼仪之间的偶然关系,其用意是摒弃审美的功利主义解释和看待方式,使审美回归于艺术本身,否定音乐的社会功能和政治功能。然而,嵇康又毕竟是复杂的,他在贵无中并没有完全弃绝“有”,而是在一定程度上保持一种张力,这与玄学的一般旨趣相一致。玄学是超世而又即世的,因此不能过分夸大它超世的一面,对其作绝对化、机械化的理解。嵇康虽以“越名教而任自然”、“非汤、武而薄周、孔”相标榜,但却并没有走向极端,而是仍然保持了调和妥协之用意。诚如鲁迅先生所言:“因为他们生于乱世,不得已,才有这样的行为,并非他们的本态”(《鲁迅选集》第2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3年版,第391页)。玄学的这种风格,可以从被它所推崇的“三玄”——《周易》、《老子》和《庄子》——窥其一斑,这显示了儒道融合的致思取向。嵇康在某种程度上的妥协,反而成就了他的全面性——中道。以他所谓的“物情顺通,越名任心”为例,“越名”当作何解?是违逆“名”还是顺乎“名”而又不拘泥于“名”呢?似乎更应当是后者。对于嵇康美学思想的诠释,除了需要“知人论世”——欲了解一个时代的思想,就不能不先了解这个思想的时代氛围和思想创造者的人格特征外,更需要把嵇康美学思想置于整个玄学思潮乃至先秦以来的宏大语境中,方能透彻。正是在这些方面,《嵇康美学思想述评》一书做出了可贵的努力。首先,该书根据古代典籍追溯并还原了嵇康所处时代的历史背景,从而为嵇康在思想史上的“出场”烘托出了比较充分的氛围。其次,该书把嵇康思想置于长时段中加以审视,联系它的前后语境,再现了中国古典美学思想历史嬗变的内在理路,既有助于读者整体地把握宏观脉络,也有助于读者深入地了解嵇康美学思想特质。再次,该书并不满足于单纯从美学视野去梳理和总结嵇康思想,而是致力于从形而上学角度去揭示嵇康美学思想的逻辑预设本身,以儒道释融合为坐标,深入挖掘其哲学根基,强化了诠释的力度和深度。还有,该书对于嵇康美学思想展开全方位的审视,广泛涉及它的哲学观、人生观、艺术观、美育观,以及自然美、音乐美、诗文美等思想,为我们勾画了一幅嵇康美学思想的立体的和全息的图景。最后,该书还揭示了嵇康美学思想对于当代中国审美文化建构的启迪价值,从而使这种研究本身获得了“此在”性的意义,为其注入了强烈的时代感。有鉴于此,我相信读者在读过该书之后,一定会取得因人而异的收获的。是为序。何中华2011年4月16日于山东大学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地址:北京西城区鼓楼西大街甲158号 邮编:100720

京ICP备05032912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