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总库    

中图法分类

美欧智库比较研究

作者: 褚鸣
出版日期:2013-06-01
浏览次数:202次
简介: 美国和欧盟是世界范围内智库发展和建设最早的国家和地区。在美国和欧盟国家的政治、经济和外交决策形成过程中,人们经常能看到一些智库类研究机构的研究报告、学者论著和文章在为本国政府部门出谋划策;在世界一些重大的政治事件中,都出现过所谓智库机构的身影。应该说,随着世界格局的不断变化,全球化和信息化革命的进展迫使政府政策决策者不得不面临更为复杂、矛盾的政策选择,而适时做出正确的公共政策选择不仅对决策者提出了挑战,而且为政治和公共政策专业研究机构带来了展示自己能力的机会。20世纪初,特别是70年代以来,智库作为一类独立的公共政策研究机构在全球范围内发展势头很猛。根据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公布的《2009年全球智库报告》,全球现有智库6305家。在智库数量排名前25位的国家和地区中,美国的智库数量为1815家,名列榜首;欧洲国家的智库总数为1750家,位列第二。美国和欧洲国家的智库不仅数量多,而且在发展模式上也各有特色,已经成为全球智库发展的“排头兵”。美国和欧盟的智库发展面临着不同的政治、法律和经济环境,其发展动能各不相同,研究领域也各具特色,但智库的运行目标基本一致,就是生产高质量的与公共政策相关的

美欧智库比较研究

作者: 褚鸣
出版日期:2013-06-01
浏览次数:202次
简介: 美国和欧盟是世界范围内智库发展和建设最早的国家和地区。在美国和欧盟国家的政治、经济和外交决策形成过程中,人们经常能看到一些智库类研究机构的研究报告、学者论著和文章在为本国政府部门出谋划策;在世界一些重大的政治事件中,都出现过所谓智库机构的身影。应该说,随着世界格局的不断变化,全球化和信息化革命的进展迫使政府政策决策者不得不面临更为复杂、矛盾的政策选择,而适时做出正确的公共政策选择不仅对决策者提出了挑战,而且为政治和公共政策专业研究机构带来了展示自己能力的机会。20世纪初,特别是70年代以来,智库作为一类独立的公共政策研究机构在全球范围内发展势头很猛。根据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公布的《2009年全球智库报告》,全球现有智库6305家。在智库数量排名前25位的国家和地区中,美国的智库数量为1815家,名列榜首;欧洲国家的智库总数为1750家,位列第二。美国和欧洲国家的智库不仅数量多,而且在发展模式上也各有特色,已经成为全球智库发展的“排头兵”。美国和欧盟的智库发展面临着不同的政治、法律和经济环境,其发展动能各不相同,研究领域也各具特色,但智库的运行目标基本一致,就是生产高质量的与公共政策相关的

德国科研体制与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机构

作者: 陈黎
出版日期:2003-01-01
浏览次数:3次
简介: 德国,在遥远的西方,既无险峻的高山大川,也无丰富的矿藏地产。在近代历史上,既未称雄过陆地海上的霸权,也不曾引领工业革命的浪潮和“上流社会”的风骚。然而,这里却产生出深邃的哲学,缜密的思想,细致的学术和优质的器械,引发过影响整个世界的两次战争。直到18世纪初,德国还是一个落后的农业国家,一个西方世界现代化进程中的后进者,但却能在短短的两个世纪内,后来居上,迅速崛起,成为名列前茅的世界经济强国。据新华社波恩1999年1月的报道,在世界范围内,德国申请发明专利的比例居各国之首,每百万就业人员中,德国有190个专利,而日本为180个,美国为140个,其他欧洲国家均在100个以下;在全球获得诺贝尔奖的400多名学者政治家中,有60多位是德国人,仅次于美国和英国,排名第三。许多学者探讨过其中的奥秘,是上帝的偏爱,却为何又使之命运多舛,是“强力意志”,或是“铁血精神”,是先进的思想,还是求实的作风,不一而论。探讨德国的精神和文化,需要更深的理解和功力。但已有的定论清楚地表明,崇尚科学的民族具有不懈的探索精神,勤奋努力的工作是实现目标的必需,而规范和秩序则是社会运行和发展的保证。当然,只有少数人具备上述美德是远远不够的,一个社会需要其大多数成员的参与和努力,要争取这个大多数,就需要民众具有基本共识,还需要民本主义思想,为大多数人着想,比如,在德国宪法中规定,国家要努力使各个联邦州的民众享受相近的生活水平,包括受教育的水平,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政府会实施财政上的转移支付,即“抽肥补瘦”。在安排国家行政机构所在地的时候,把国家机构尽量分散在全国各个地区,比如,首都柏林集中了一部分国家重要部委,但仍在波恩留下5个部,如教育研究部等,联邦银行座落在黑森州的法兰克福,联邦宪法法院建立在巴符州的卡尔斯鲁厄,等等。国家的16个大型研究中心、马普学会的80个研究所也都是分布在全国各地,这样,每个州都有一流的大学和研究机构,在较大程度上满足了多数民众的充分就业和接受良好教育的需求。反过来,民间资金也会在较大程度上,以各式基金、奖学金和捐赠的形式返回到教育和科研领域。在历史上,德国人似乎是一个崇拜权威、服从领导的民族,普鲁士精神堪称其楷模。在当今现代社会中,帝王将相不复存在,权威也转化为知识、政治、法律方面的权威,当然,歌星、球星等魅力型权威不在我们讨论之列。知识领域的权威可理解为学者、管理者等,他们比常人占有更多的知识而享有权威;政治和法律方面的权威,是因为他们在理论上代表了大多数的意志和利益。因此,无论在大事小情上,处处可以感受到德国人尊崇法律、规章的态度。一事当前,必先问其法律基础,或者考虑建立一个规范,才好有章可循。这样,个人在办事时随意发挥的可能性就会大大减少。崇尚权威的另一个表现是学者享有较高的社会威望,德国的大学教授属于国家公务员,终身享受较高的待遇。学者与学术机构享有充分的学术自由和自治权利,无论该机构是否由国家财政支持。当然,这种自由也是有法律基础的。即使是私人捐款,理论上也不能影响学术研究的自由。学者享有较高社会地位的另一个原因是他们的价值,特别是他们能为社会创造超比例的财富。近年来,德国学术界的一个重要变化是,更强调知识的应用性,加速成果转化,更强调创新,鼓励学者走出象牙塔,面向市场搞研究,协办或自办企业。随着科研政策方向的调整,资助研究项目的重点、组织机构也随之调整,应用性、跨学科、新技术领域的研究得到更多的资助,机构的组织调整更多地以项目和课题为导向,较少考虑研究所、研究室的建制限制,提倡学者、学科和机构之间的合作。本书并非研究论著,而是主要描述德国研究体制的基本情况,重点介绍德国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研究机构,希望给予感兴趣的读者以工作层面的辅助,促进中德人文社会学者的交流和联系。有错误和不当之处,恳请专家学者斧正。2001年12月,北京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地址:北京西城区鼓楼西大街甲158号 邮编:100720

京ICP备05032912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