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总库    

中图法分类

金代女真语

作者: 孙伯君
出版日期:2016-01-01
浏览次数:57次
简介: 女真语属于阿尔泰语系满通古斯语族古代语言,是满语的祖语。与阿尔泰语系的突厥语和蒙古语研究相比,满通古斯语族语言的研究相对薄弱,尤其是古代语言研究,近二十年国内研究成果很少。究其原因无非是人们普遍认为女真语资料极其有限且很难再有进一步的发现,这不仅使得女真语研究停滞不前,也阻碍了阿尔泰语系语言比较研究的全面深入。事实上,古代女真语料并非人们想象的那样少,现有的资料远没有利用完全,《金史》等宋元史籍中所保存的一大批汉字对音的女真人名、地名资料基本没人处理过,这批资料可以认为是古代女真语词汇的写音资料。重提女真语研究之必要性,除了可帮助我们认识并研读一批有价值的语料,使其价值获得应有的利用外,还具有语言学、文字学、文献学等方面的深远意义。首先,通过对写音汉字的音韵分析,能够获得女真语的语音系统,对所搜集的女真人名、地名等进行会注,考证出金代女真语语汇;通过与满族人命名规律的比较,女真人很多名字由使动态、过去时等构词形态构成,由此我们又可获知女真语的词法形态,这些形态如与碑铭文献结合起来,无疑对推动金代女真语的词法研究大有裨益。其次,现存女真文在世界文字中可谓别具一格,它是在汉字和契丹字基础上,采用加笔、变形等方式创制而成的,女真文与汉字和契丹字的关系大体是意字取义,音字取音。由于女真字书传世很少,使得女真字源的研究困难重重,金代女真语音研究对探求女真字源,进一步了解女真制字规律定会大有助益。同时,推求女真文制字规律,也无疑会推进契丹大字制字规律的研究,从而加速契丹大字的释读。最后,女真文献资料最珍贵、最集中的是几块石碑,凡是背面有汉文译文的碑文大多得到了比较好的释读,如《大金得胜陀颂碑》,而像《女真进士题名碑》和《奥屯良弼诗碑》等均未获完满的解读。准确地构拟金代女真语音,考求女真人名字义,会大大促进文献的释读和研究。历代汉文文献凡涉及女真语的,注释时往往一带而过,主要是由于给不出明确的语音语义形式,有时还会给理解造成很大的麻烦,女真人名字义的考求,无疑也会对汉文典籍的注释提供帮助。到目前为止,有关古代女真语的研究方法可归纳为两种,其一可名之为语音逆推法,其二可叫作音位拟定法。语音逆推法以道尔吉与和希格《〈女真译语〉研究》和清濑义三郎则府《女真音的构拟》为代表;音位拟定法以李基文的《中古女真语的音韵学研究》为代表。前辈学者通过这两种方法,利用有限的女真语料,对深入研究女真语音都做了有益而独到的尝试,而且得出了非常有价值的结论,无论从方法论还是从归纳的结论上看,都代表了当前女真语研究的最高水平。本书采用音韵分析法,对《金史》等宋元史籍中一批女真语汉字记音资料进行严格的音韵分析,然后参照《蒙古字韵》《元朝秘史》这些经典的与女真语具有类型学和发生学关系的蒙古语写音资料,对汉字所代表的女真语音进行调整、归纳、分析,从而获得女真语的语音系统和音节搭配规律。具体内容是:(1)就目前女真文献及语言研究成果做综合评述,指出古代女真语研究的学术价值在于推进阿尔泰语系语言比较研究的全面深入。归纳此前有关古代女真语语音的研究方法,陈述本文的研究方法和步骤。(2)总结有关近代汉语音韵的研究成果,借助历史记载,认定《金史》等宋元史籍中记录女真语汉字的语音基础为“汉儿言语”;参照《蒙古字韵》《元朝秘史》对音规律以及番汉对音的研究成果,归纳出汉语译音字和金代女真语的转写原则和对应规律;对所选词语的全部对音汉字做音韵分析,声母按照它们的发音部位归类,韵母按其等呼,利用学界对周德清《中原音韵》的拟音,参考《蒙古字韵》《元朝秘史》的对音,调整拟订汉字所对应的女真语音。(3)对拟定的女真语音节进行语音分析,归纳出金代女真语语音的辅音系统,概有双唇音*p、*b、*m,舌尖擦音*s,舌尖塞音*t、*d,舌尖鼻音*n,舌尖边音*l,颤音*r,舌叶音*、*j、*š,舌根音*k、*g、*h、*η,小舌音*q、*γ,半元音*y、*w;元音系统有单元音*a、*o、*u、*i、*e;二合元音*ai、*ei、*au、*ui、*ia、*ie、*io、*oi等,同时列出古代女真语音节搭配规律。(4)通过女真人名与满族人命名规律及女真碑铭文献所蕴含语法的比较,得出女真人名构成中所隐含的词法规律。(5)利用《金史·国语解》、宋金元历代笔记、明代包括《女真译语》在内的文献资料、清代关于女真语汇的源流考证、清代、现代满语、满语人名汉义、女真人本族名与汉名之间的语义关联等,对从《金史》中搜集又经过甄别的女真人名、地名及其他宋元史籍中记录的语汇进行会注,考证汉字记音女真语汇的含义,排出金代女真语词汇表,为归纳女真语音系统、阿尔泰语语言比较及古代满通古斯语言史研究提供语料。(6)文末附录《金史》等宋元史籍中所记录的女真语言资料和女真语词语会注与考证索引。
关键词: 女真语  语音  研究  中国  金代  

突厥语历史比较语法:语音学

出版日期:2014-11-01
浏览次数:54次
简介: 本书《突厥语历史比较语法(语音学)》乃是上世纪80年代前苏联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突厥语和蒙古语研究室集体撰写、编辑出版的一部总括性科研巨著。众所周知,对于突厥语系语言的研究,从19世纪末直至20世纪50年代,虽历经众多著名学者艰辛努力,取得许多卓越成果,但绝大部分局限于对个别语言领域的探索,基本上也都属于描写范畴。从20世纪50年代后期才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用历史比较的理论、立场和观点对突厥诸语言以及阿尔泰各语族语言进行系统的科学研究。因此,上世纪80年代中期原苏联《科学》出版社所出版发行的这一著作乃是总括了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80年代语言学界对于突厥语系语言(以及阿尔泰语系其他语族语言)所进行的历史研究、各语言间相关的比较研究的成果,并做出必要的分析和判断。本书的责任编辑也是它的主要编辑前苏联科学院通讯院士、著名突厥学家Э.P.捷尼舍夫(Teнишев)是俄罗斯著名突厥学家,也是我国突厥学界比较熟悉的一位学者。他在20世纪50年代作为苏联专家被派到我国。在中国科学院少数民族语言研究所和中央民族学院合办的突厥语研究班授课。他的讲稿作为一部专著《土耳其语语法》于1959年由我国科学出版社出版。同一时期他也对我国的突厥语族语言进行了调查研究。后来在与另一位苏联蒙古语专家Б.Х.托达耶娃(Tодaeвa)合写的《裕固语》一书中(1966),他执笔了西部裕固语的部分。这是他在我国进行调查研究工作的一部分成果。总之,撰写本书的学者们运用历史比较方法和观点对突厥诸语言及阿尔泰语系其他语族语言从其发展进程中呈现出的各种变化,从语言通行区域中及区域之间形成的相互影响等诸方面进行深入的科学总结、概括研究,从而确定语言间是否存在亲缘关系,或仅是地缘上接触出现的借用影响。应当说这是20世纪后半叶在阿尔泰语言学研究方面在历史比较语言学理论和实践领域具有开创性的一部科研论著。内蒙古大学 清格尔泰2010年7月17日
关键词: 厥语  历史  语音学  研究  

语法形式与行为伦理:从回鹘文献动词语态谈起

出版日期:2012-12-01
浏览次数:42次
简介: 第一次在复旦见到凯丽比努·阿不都热合曼,她还是新疆大学语言学的硕士毕业生。她立志要报考我的文化语言学方向的博士生,虽然这对当时的她来说还是一个比较抽象的志向,但她作为一个维吾尔族的语言学青年,立志要为民族语言打开文化的视界,这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凯丽比努·阿不都热合曼的博士论文选题是回鹘语的语法形式和回鹘文化的相关性,这是一个非常勇敢的选题。首先,前人没有这方面的研究成果。要在回鹘语的语法形式和回鹘文化之间做出相关性的假设,不但需要丰富的感觉和想象力,而且需要大量扎实的语料分析。其次,学术领域的主流是少数民族语言的形式分析,要做凯丽比努·阿不都热合曼这样选题的博士论文,思想上要有面对各种困难和风险的充分准备。凯丽比努·阿不都热合曼就这个选题踏踏实实拜访了北京和新疆的多位学术前辈,在充分的沟通中听取了老师们的意见,在和我一次次的讨论中,逐渐坚定了做这个课题的信心。凯丽比努·阿不都热合曼在复旦攻读博士学位的历程,是一个充满了艰辛曲折、充满了欢笑和泪水的拼搏过程。她的母语是维吾尔语,她的工作语言和学术语言是汉语,她要研究的是古突厥语文献,而且我要求她对回鹘古文献的语料考证必须是专书穷尽性的系统分析。在这样大的压力下,她作为一个5岁孩子的母亲,克服了难以想象的困难和险阻。在她最终完稿的时候,我为她深深地感动和骄傲!凯丽比努·阿不都热合曼的专著《语法形式与行为伦理:回鹘视角》系统地考证、研究了回鹘文古典文献语言中的动词语态,提出了回鹘文动词语态的几个特点,从而显示出回鹘文动词语态的丰富性与复杂性。在这个基础上,作者从文化语言学的视角,独具创造性地从回鹘民族“以行追责”的行为伦理,揭示了回鹘文动词语态存在着“自责”与“匿责”两种形式。用一种文化的思维,梳理了古典文献繁复的动词语态表现,并做了深入的论证,这是本书最大的贡献。这一理论假说使得原本混沌复杂、难以厘清的回鹘文动词语态形式,在一种犀利的行为伦理的透视下,显得清晰起来,“自责”与“匿责”的区分泾渭分明。更为可贵的是,作者进一步从理论上深入讨论了回鹘民族文化的生存方式和生存智慧,论证了“自责”与“匿责”的内在联系,让人深切理解了从动词语态表现出来的回鹘民族“以行追责”的责任伦理,深切感受到了回鹘民族富有特色的和谐文化。近代以来,语言研究关注形式分析,以形式规律的探究为最终目的。现代语言学走上科学的道路,注重形式分析就是一道分水岭。如果仅仅把语言看作一个工具,一个抽象的符号系统,那么语言学研究关注形式本身就是题中应有之义。但如果把语言看作一种精神显现的活动形式,那么形式分析永远不是自足的,只有语言发生的功效才能判断和解释语言形式。正如普通语言学的奠基人洪堡特所指出:“语言的差异不是声音和符号的差异,而是世界观本身的差异。一切语言研究的根据和最终目的均在于此。”洪堡特:《论与语言发展的不同时期有关的比较语言研究》,《洪堡特语言哲学文集》,姚小平译,湖南教育出版社2001年版,第29页。语言的形式表达和观念内容相互依赖,不可分割。语言表达的观念,是一个符号形式的观念。观念离不开符号形式,符号形式就是观念。正因此,语言形式的差异就具有了本体论的意义——它是观念系统的差异,是认知视角的差异,是世界图景的差异。语言作为一种精神观念的形式,凝聚了民族文化的特点。语言的文化特点又反作用于使用这个语言的集体和个人,每个人很难超越语言的这种反作用,这就是我们说的语言的文化限度和文化的语言限度。洪堡特认为,语言对文化与人的反作用,不仅是一种接受文化影响后的“反作用”,而是“语言原初本性的一部分”洪堡特:《论语言的民族特性》,《洪堡特语言哲学文集》,姚小平译,湖南教育出版社2001年版,第67页。下同。,即从一开始语言与文化就是在相互塑造中成长的。语言的原初性质“同语言从民族那里获取的性质融合为一个整体”。而且,了解语言的文化特征是透视一种语言结构方式的必要条件。洪堡特认为,要辨认一种真正是属于语言的特性,而又忽视在语言中铭刻的民族特性,那只能是南辕北辙。因为人类各民族的语言“至为深在的本质”,人类各民族语言“意义重大的语言多样性”,都是和语言的文化特征联系在一起的。在洪堡特看来,每一种语言的哪怕极其细微的建构方式,实际上反映的是这种语言为什么“特别适宜于这个而不是那个民族”,因此,它实际上是人类精神创造的一种特殊类型。语言的人文性和文化的语言性,决定了每一种语言的特点都提供了人类看待世界的新视角,每一种语言都造就了独特的世界观,因而是极其宝贵的人类文化资源。本书的研究令人信服地证明了这一点。凯丽比努·阿不都热合曼用她锲而不舍的探索告诉我们:语言是一种文化现象。一种文化中多姿多彩的文化样式,都是按该文化特有的思维方式建构起来的。因此,只有深刻理解了一种文化的思维方式,才能对这种文化的语言结构有深刻的理解。在这个意义上,凯丽比努·阿不都热合曼的勇敢探索,会有深远的影响。申小龙2012年7月于复旦大学
关键词: 回鹘语  态(语法)  研究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地址:北京西城区鼓楼西大街甲158号 邮编:100720

京ICP备05032912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