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总库    

学科分类

家庭中的心理健康研究

出版日期:2011-01-01
浏览次数:81次
简介: 在国内外有关家庭及心理健康研究基本状况的基础上,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思想的指导下,以家庭对成员的心理影响为主要研究对象,紧密联系我国当前社会实际,从家庭对家庭成员心理健康影响较大的几个方面,尤其是人们极为关注的热点问题(如家庭变革、阶层分化、贫富差距、子女教育、应激事件等)进行研究,在大量真实案例的基础上,结合社会学、伦理学、教育学等学科的相关理论,分析和讨论了其特征表现,对于建立和睦幸福家庭、促进人的心理健康和全面发展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
关键词: 家庭关系  心理健康  

最后,告诉你三条一定之规

出版日期:2008-01-01
浏览次数:24次
简介: 本书作者马库斯·白金汉是英国人,刚满40岁,便被美国学界、企业和媒体尊为管理大师,有“神童”的美誉。马库斯并非学管理出身,他在剑桥取得的学位是政治学,却在哈佛和沃顿这样的一流商学院登堂入室,坐而论道。马库斯自称,他今天出人头地,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在国际著名的管理咨询公司美国盖洛普公司供职的17年。其间,他师从公司已故董事长、资深心理学家唐纳德·克利夫顿教授,潜心研究和丰富后者开创的“优势理论”和“成功心理学”,并参与采访各界成功人士,阅人无数,悟出不少真谛。对于许多关注管理的国人,马库斯应该不陌生。1999年和2000年,他在更年轻的时候先后与盖洛普资深顾问科特·考夫曼和克利夫顿教授合作了两本畅销书《首先,打破一切常规》(First,Break All the Rules)和《现在,发现你的优势》(Now,Discover Your Strengths),其中文版于2002年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广受赞誉和欢迎。在某种意义上,眼下这本《告诉你三条一定之规》可以视为前两本书的续篇,既有继承,又有发展。所谓继承,主要是贯穿其中的“优势理论”和“成功心理学”。所谓发展,主要是作者针对杰出领导、优秀管理和个人持续成功而提出的“一定之规”。尽管马库斯并没有宣称发现终极真理,但他笃信,一如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诸多现象,领导、管理和个人成功是有其内在规律的,而他的目的就是“一语破的”,道出将这三方面的出类拔萃者与平庸之辈相区别的“一定之规”。毋庸讳言,这都是马库斯的一家之言,说得对不对,由读者们自行评判。然而,鉴于书中所用的多学科理论框架,特别是马库斯亲自采访并分析的诸多案例,这些结论肯定不是赶时髦和拍脑袋的产物,因而值得一读。先说领导。首先,马库斯与诸多管理学家不同,认为领导与管理虽然本质上都是率领和影响别人的行为,却存在重要区别。在《首先,打破一切常规》中,马库斯指出,领导是“向外看”的,关注的是环境、路径和未来。而管理正相反,是“向内看”的,关注的是组织、实施和绩效。关于领导的关键词是“未来”。马库斯援引人类学家唐纳德·布朗的研究,指出,人性相通,我们都有“五大恐惧”和“五大需求”,即:对死亡的恐惧和对安全的需求;对外人的恐惧和对群体的需求;对未来的恐惧和对清晰的需求;对混乱的恐惧和对权威的需求;对渺小的恐惧和对尊重的需求。马库斯认为,就领导而言,虽然五条都重要,但最需关注的是未来,因为杰出领导的核心是“团结群众,为一个更美好的未来而奋斗”。杰出的领袖都是充满自信的乐观主义者,无论处境多么艰险,始终坚信前途一片光明。但仅仅乐观和自信还不够,要有效地唤起群众,领导者还得把话说明白,让最大多数的人听懂,继而看到并认同他心目中的未来,这就是“清晰”的要求。用电脑作比喻,光有“Intel Inside”是不够的,还必须建立“傻瓜界面”。马库斯是西方人,其所列举的杰出领导者——大到国家领袖,小到企业主管——都是西方的案例。其实,看看中国现代史,他的“一定之规”也是适用的。毛泽东不仅是个超越千难万险,对革命胜利充满信心的领袖,而且善于对亿万没文化的穷苦农民把话说明白。王明自诩能背诵《资本论》,可惜农民听不懂。毛泽东只用两句话——“打土豪,分田地”和“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就唤起老百姓,打跑了国民党。到了改革开放,邓小平也是讲大实话的高手,一句“白猫,黑猫”加上一句“发展是硬道理”,就使中国翻了个。基于上述,马库斯断言,杰出领导的“一定之规”是:“发现人们的共同点,并加以利用。”所谓共同点,就是群众的共同心愿。加以利用,就是用最简练和最清晰的语言和方式表述它,使群众满怀信心、步调一致地朝着你指出的方向前进。反之,如果鼠目寸光、见异思迁,或者自命不凡、空话连篇,是没有人跟你走的。再说管理。其一,相对于宏观领导,管理是一种日常、直接和基层的活动。鉴于此,企业的高层领导和中层主管对于一线员工是不实施管理的,而只有一线经理才实施管理。其二,相对于战略决策,管理的定位是执行,执行的核心不是技术流程,而是带队伍。要带好队伍,关键在于两条,一是把人看准,二是把人用对。为了界定优秀管理,马库斯用了两个比喻。首先,他指出,优秀经理人都是当教练的。诚然,教练也有优劣,但是无论高明与否,教练们有一点是共同的,就是悉心培养和帮助运动员赢得比赛。这世上,恐怕没有渴望自己的弟子失败的教练。然而,职场上却不乏嫉贤妒能,不仅不帮助,甚至刻意阻挠部下进步的经理。究其原因,多半是某种阴暗的不安全感,俗称“武大郎综合征”。优秀经理则不同,他们天生就喜欢当伯乐,其最大的乐趣,莫过于帮助部下成功和发展。优秀经理是阳光和安全的,从来不怕别人超过自己,就像教练乐见自己的弟子上台领奖一样。优秀经理的第二个特点是下象棋。象棋与跳棋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跳棋子走法相同,而象棋子走法各异。优秀经理实施人本管理,从准确界定人性开始。在他们眼中,员工如同象棋子,都是各个不同的,所以不能“一视同仁”。不仅如此,人还是有感情的,所以不仅要晓之以理,更要动之以情。基于此,马库斯界定了优秀管理的“一定之规”:“发现每个人的与众不同之处,并加以利用。”换言之,就是发现每个人的独特才干,并把它转化为绩效。杰出领导与优秀经理历来是组织成功的关键,而对个人而言,如果遇上他们,可谓三生有幸。我相信,大凡有点阅历的读者一定当过明星领导和经理的部下,并可能因此而受益终生;也一定领教过平庸之辈,甚至受过明明不是那块料,偏要对你吆五喝六、管头管脚的人的折磨。我们即便自己不当头,至少可以用“一定之规”来区分优劣,所以应当谢谢马库斯。进入知识经济,出现了一类新人,即彼得·德鲁克所谓的“知识工人”,他们不找饭吃,而专找发展。他们参加一个组织,有三大需求,一是前途,二是公平,三是关爱。谁来满足?我想,领导者应当通过讲明未来,给他们前途;并通过合理的制度安排,给他们公平;而他们的顶头上司,即那些一线经理们,则应通过日常的人本管理,来给他们关爱。然而,领导和经理们再好,也不能包办每个员工的职业生涯。说到底,个人发展只能自我负责。德鲁克说得好:“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机会的时代。但是没有责任就没有机会。员工发展不能依赖企业,而要当好自己的CEO。”那么,什么是个人的持续成功呢?马库斯超越世俗的官本位和金本位,给出了这样的定义:“在最长的时间里产生最大的影响。”换言之,无论你做什么,成功就是持续出彩。马库斯援引的案例,都是呼风唤雨的超级成功之士,令我们望尘莫及;然而,如果把成功定义为充分发挥自身潜能,继而像书中提到的“百分之二十的人”那样,“每天都做你擅长做的事,”那么,他的结论对我们每个人都是适用的。说真的,初看书中关于个人持续成功的“一定之规”,有点出人意料:“发现你不喜欢做的事,马上停止。”其实,中国自古就提倡“有所为,有所不为”。人生苦短,时不我待,惟有将有限的精力和资源集中投向一处,才有望突破。鉴于此,马库斯把成功生涯比作雕刻,决定其最终结果的不是添加,而是剔除。他列举的超凡人士无论从事什么行业,都能绷紧一根弦,不断抵御岔道儿上的种种诱惑,目不斜视地朝既定的方向走到底。这不禁使我想起中国的一句老话,叫“挂一漏万”。它通常被用来指责不周到的人,然而,用书中的观点重新诠释,恰恰揭示了成功生涯的秘诀:既然“挂万”不可能,我们何不刻意地“漏万”,以求“挂一”呢?无论书中还是生活中的成功者,不都是“挂一”的高手吗?说到这,个人成功似乎简单到家了,其实不然。停止做你不喜欢的事,是为了持续做你喜欢的事;同理,“漏万”的目的是“挂一”。问题在于,我们知道自己喜欢做什么事,该挂什么一呢?如果眼下不知,又该如何去知呢?这使我们回到贯穿马库斯三本书的优势理论。关于优势理论,有一本书,推荐大家读一读,题为《让兔子去跑,别教猪唱歌》2426768,是马库斯在盖洛普的恩师克利夫顿教授亲自写的,其核心观念就是在自知之明的基础上,全力以赴地扬长避短。所以,如果你是鱼,就去游,是鹰,就去飞,是兔子,就去跑,千万不要为了赶时髦,去当全能动物。马库斯为阐述优势理论,用了一句话,叫做“刻意的失衡”。他说,对于书中所描述的三种角色,“关键的技能不是平衡,而是它的反面——刻意的失衡”。“最有可能成功的人不奢望文武双全,相反,他们的策略是刻意地偏向一边”。这不是调侃,而是辩证法。马库斯摆脱了就事论事,转而用哲学的眼光审视管理,独树一帜,所以,他的书我喜欢,也希望你喜欢。盖洛普咨询有限公司(中国)前副董事长、FG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方晓光2006年8月,北京
关键词: 成功  领导  管理  个人成功  内在规律  一定之规  

大富翁,好习惯

出版日期:2006-01-01
浏览次数:30次
简介: 成功就是这样一件事情——理解并虔诚地实行永远引向成功的那些明确、简单的习惯。尽管初看起来。这也许并不显得特别有吸引力,但有两个事实使它成为一个非常令人振奋的命题:首先,它行之有效;其次,习惯可以被任何愿意付出必要的努力的人学会。本书作者用简洁、幽默的文字告诉我们;成功也罢,富有也罢。其中并没有什么大秘密可言。成功只不过是若干个成功年份之总和;成功的一年只不过是若干个成功月份的总和;成功的一个月只不过是若干个成功星期的总和;成功的一星期只不过是若干个成功日子的总和。所以说.天天实践简单的成功习惯是长期制胜的必然之路。
关键词: 成功心理学  通俗读物  

需求管理心理学

出版日期:1990-01-01
浏览次数:6次
简介: 本书以人的需求问题为理论核心,提出了需求决定行为、需求行为改变环境以及环境决定需求的人类需求运动的三条基本规律,并以这三条基本规律为线索,系统探讨了人类管理活动中的个体需求心理与管理、群体需求心理与管理、领导需求心理与管理的一般规律和管理方法,从而对如何调动人的积极性、主动性,发挥人的创造性等现实管理问题、领导艺术问题,提出了独到见解。它是管理心理学理论园地中的一朵新花。本书深入浅出、文笔清新、注重调查研究、材料丰富,既可作为大专院校管理系的教材和社科专业研究人员的参考书,又可作为各级行政领导和企业领导者学习管理理论、提高领导管理水平的教材。
关键词: 需求  管理  心理学  

荣格

出版日期:1989-01-01
浏览次数:0次
简介: 荣格这个名字,对于中国读者已不再陌生。做为一位有鲜明个性的思想家,荣格的形象已随着西方当代思想的大量介绍而从原来比较单薄、模糊的背景中凸现出来。要了解他的思想,我们可以在国内的图书馆中看到荣格的全部18卷文集(英文版),而美国心理学家霍尔等人所著《荣格心理学入门》则已经有了两个中译本,似乎在眼下无论专家还是普通读者都不应有再多的抱怨。想了解他的生平,那么荣格的自传《记忆·梦·反省》已经有了中译本出版,而有兴趣的读者起码还可以在北京图书馆读到温钦特·布洛姆所著《荣格:其人及其神话》一书(英文版),我们已完全有条件从内省和外观的两种角度去了解这位学识渊博、思想奇特的瑞士人的一生。那么,这本介绍荣格的小书意义何在呢?我们以为,斯托尔这本书的最大特点就在于把荣格的思想处处与弗洛伊德加以对照,他把精神分析运动这两位大师间的纷繁纠葛细心地加以梳理,无论是他们之间友情的萌生、发展与破裂,还是他们思想之间的认同、影响和差异。读罢,相信读者一定会明白,这两位精神分析学家的冲突是不可避免的,而他们之间如果没有冲突才是真正奇怪的,因为他们在家庭环境、人格气质、职业与知识背景、所继承的哲学传统、对于科学与宗教的理解、精神病学理论的出发点与治疗方法等一系列重要方面是不同的。我想这一特点足以表明这本小册子的出版价值,因为我国的研究者和一般读者正需要在广义的精神分析运动中具体地区别荣格与弗洛伊德。当然,这本书并没有让荣格与弗洛伊德平分秋色,它毕竟在着重介绍荣格的思想,尤其是他关于原型与集体无意识的思想、关于人格类型和自我调节的思想、关于个性化过程的思想,等等。因而在这儿谈谈这些思想的两个更基本的前提也许是不无益处的。在无意识心理学这两位大师的一系列冲突中,我们想先简略地谈一下,他们在哲学背景上的区别以及他们在精神病学理论出发点上的差异。在欧洲大陆,比各种意识形态或不同人文学科的差异以及哲学唯心论唯物论的对立更深刻的思想传统也许是一种整体论(holism)和动力学(dynamics)的观念。无论是孔德还是列维—斯特劳斯,无论是索绪尔还是K·考夫卡或M·韦特墨,又无论是黑格尔还是马克思,他们的思想中都毫无例外地贯彻着这种信念。事实上,在人文学科(或社会科学)的研究中,只要使用“有机的”或“有机体”这样的概念,就意味着研究者对于整体论和动力学的承诺。在这一点上,荣格与弗洛伊德都不属例外,他们都将人格看成一个有机整体,都认为人格是一个动力系统,这种动力源便是力比多或心理能。然而,当我们注意他们二人更具体些的哲学传统时,差异立即出现了。弗洛伊德在哲学上继承的传统可以称为科学的世界观(Weltanschuung;world-view)。对于他来说,达尔文的进化论也许比其它思想对他的影响更大,如果一定要讲哲学传统,弗洛伊德说:“我一直乐于接受费希纳的思想,在许多重要观点上信奉这位思想家。”虽然“精神分析与叔本华哲学思想在很大程度上偶合”,但“读叔本华的著作在我一生中已经是很晚的事情了”。而由于尼采与精神分析的惊人相似,弗洛伊德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避免接触他的著作”。4941205此外,或许除了家庭气氛和科学精神的影响,当时欧洲对犹太人的歧视也促使弗洛伊德更多地放弃了宗教信仰和对宗教问题的关注,起码是回避了对宗教问题的更多谈论;相反,弗洛伊德对于社会的公正与和谐有一定的兴趣,学生时代他曾热心过法律。比弗洛伊德小19岁的荣格则完全不同,他对哲学和宗教问题有更多的兴趣。他认真阅读过康德和叔本华的著作。另外,尽管尼采说上帝死了,而荣格把上帝作为深层心理中维持个体整合的指导原则,但尼采对荣格确有重大影响。1934年,在苏黎士的心理俱乐部中,他专门讨论过“尼采的查拉图斯特拉”。作为精神病医生,荣格也尊重科学。他宣称,凡是采用与他同样方法的人都会发现并确认他所发现的那些事实;但他又能清醒地意识到主观因素对他观点的影响,他说:“哲学的批判已使我看到,任何一种心理学,包括我的,都具有一种主观自白的特性,即使当我处理经验材料时,我必然也在谈论着自己。”4941206弗洛伊德与荣格在世界观上的差别在“无意识”的归属问题上表现得十分清楚。无意识这个概念究竟指向一种什么样的实在(或现实)呢?对语义、概念十分敏感的哲学家们会提出一个相当尖锐的问题:所谓心理的内容便是意识的内容,说无意识心理不就等于说“无意识的意识”吗?这与说“方的圆”不是同样荒谬吗?在这个问题上,弗洛伊德对无意识概念的所指有一种科学家的自信。他认为“对于哲学家的这种癖性只能以一耸肩而置之不理。”“关于这一无意识的最初本质是什么的问题,同那个关于意识的本质是什么的老问题一样,都不易感知且没有实用价值”。4941207显然,他的态度是经验主义的、实证主义的、科学主义并有那么一点实用主义的。他对无意识的探讨也总是朝着生理学、病理学和儿童发展心理学的方向发展的。荣格与此不同,他努力界定无意识的存在及其表现。由于意识到无意识本身的不可知觉性,荣格必然一方面思辨地区分无意识的实在状态和表现形式,一方面严格规定自己的语言。他以为,准确地说,“无意识”不是心理的东西,而只是“类心理的”东西。它所指的是一种在时间和空间以外的另一种现实,它本身是永远不可直接感知的物自体,但又可以作为表象和观念的组织者(或组织能力)显现自身。这当然是典型的康德式的现象论,这种现象论比起休谟的经验主义更有着一种对缺席者(absentee)的关怀。从这种立场出发,荣格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原型与原型表象(原型观念)的区别(非常遗憾的是他的强调依然未能引起我国某些研究者的足够注意),他声明:“原型并不是依据它们的内容而仅仅是依据它们的形式来确定的”。尽管荣格在谈论集体无意识在个体心理上的表现时常常使用“遗传的”之类生物学、生理学概念,但从骨子里,他更倾向于把集体无意识做为一种超验的、先验的、前存在的(pre-existent)材料来处理。这样他的心理学难免会与神话学、比较宗教学等原始文化理论相互纠缠,他的精神病学理论也难免要与诸种文化范畴相互参照。如果我们注意到了这两位分析学家在哲学传统上的差异,就可能发现他们在整体论和动力学思想上也有差异。由于以科学主义为指导,弗洛伊德当然会注重对原始性欲——力比多及其运动方式作出说明,同时让人格系统的整体质问题保持一种开放的、或叫实践的、临床的状态;而荣格则会更多地注重人格系统动力平衡的维系方式和修补方式,而把弗洛伊德所说的力比多泛化为人格系统中的原动力,或一般的心理能。由于同样的原因,弗洛伊德更注重对精神病原因的探讨,并且这种科学的探讨难免把人格向其动物本能和原始欲望方向追溯;而荣格更注重整合目标的实现,并且这种对理想状态的追求难免带上浓烈的思辨色彩甚至宗教气息。从理论及其实践效果上看,弗洛伊德的成功更多具有社会学意义和病理学意义;而荣格的成功更多地具有人本学和文化学的意义。对各自所受到的误解,弗洛伊德抱怨囿于传统道德偏见的人们不敢正视性的现实,因而不相信科学的解说;荣格却慨叹自己的孤独,抱怨人们对他所热切希望表达的东西根本不想知道。如果还要谈谈二者的命运,那么弗洛伊德无疑已经获得了巨大的声誉,只要欧洲人消除了传统的道德偏见和种族偏见,而科学的潮流又势不可当,弗洛伊德就会成功;而荣格的成功之路还要遥远,不仅需要欧洲,而且需要世界各民族的文化反省都达到了相当的水平,而人们对于自己的语言也有了更多的了解之后,他才会出现在更多人的视野里。说到底,弗洛伊德与荣格都是精神病学家,各自都有一定的精神病治疗临床经验,他们的著作中有相当的部分是根据这些临床经验写出的。但习惯上总说荣格(还有阿德勒)是从精神分析学派中分化出去并建立了自己的学派的。这样说给人的印象是最初他们观点一致,以后有了分歧。事实上,在这两位精神病学家展开热诚合作之前,各自都已独立地做了不少工作,荣格在与弗洛伊德相见之前,起码有了六年的精神病学研究实践。如果我们再考虑到在精神病学这一特殊领域中,科学家本人的气质对于他的理论所具有的重要作用,并且我们又确信这两位科学家的秉性的确不同,那么,说他们的理论从最初便是两种,而后有了一些相互影响,最终又失去了联系才是比较符合事实的。让我们试着以下面的图表来说明弗洛伊德与荣格在精神病学基本理论方面的差异和联系。图1弗洛伊德的理论可以用图1来表示。随着年令增长,机体与心理同步成长,成功地进入了成人社会的人是正常的。凡是成年后(或青春期)心理发展未达到性成熟标准的人便是精神病人。由于种种原因,他们的正常心理发展过程受到阻碍或者压抑而陷于停滞,在那一点上形成了一个情结(complex)或叫固结(fixation)。当然,病人受到压抑的力比多依然积蓄着,最后可能以“异常”的方式渲泄,这便有了精神病人的外部行为表现,它的语言和行为往往是不可理解的或反社会的。于是,精神分析医生就要通过种种分析手段(催眠、释梦、“谈出”……),解开病人心理上的情结,使积蓄的心理能安全释放,从而让病人的心理继续发展,终于达到性成熟,4941208成功进入成人社会。4941209图2荣格的理论可以用图2来表示。每个人正常的心理与人格都有两个源,即意识与(集体)无意识。正常人虽然有内倾性格和外倾性格之分,但毕竟比较平衡。精神病人可以分成两类:一类是过多地受制于意识到的外部现实、过多地疏远了无意识(即内心情绪中心)、最终失去了生活意义的人,这便是癔病患者;另一类人则过多地疏远了外部世界,割断了所有的人际关系,为内心的情感体验所强迫,这便是精神分裂症患者。在人的一生中,心理平衡始终是一个动力过程,心理能始终要在意识与无意识之间保持一定的张力。人格类型是可以改变的,两种类型的精神疾病也是可以治愈的。发展地看,人在前半生,总要努力适应外部世界,力争在社会上站稳脚跟,因而他的意识方面发展较快,外倾的方面应该占优势;而到了后半生,他已经获得了成就、地位、权利、财富和爱人,就应注意与无意识多保持联系,不要让内倾的方面偏废了。这样,他才能感到生命的意义和价值,同时又能坦然地面对死亡。有了这两张简图,我们通过直观便可感觉到弗洛伊德与荣格之间的不同,也可以推断出这二者冲突的根本原因。但找到他们的理论对立只是为了准确地区分和理解二者,一种更积极的、建设性的态度是在二者之间找到沟通的可能性,这或许也是一种寻求更高层次上新整合的内在冲动,因为我们确信理论总是以这样的方式发展的。让我们再通过下面几图,看看弗洛伊德的模式如何可能变成荣格的模式。图3是图1的变形。它表示一个一般的识别模式(同时是一个弗洛伊德模式)。荣格发现弗洛伊德的释梦方法适用于一类病人,却不适用于另一类病人,前者是癔病患者,后者是精神分裂症患者,于是我们有图4。荣格把自己的观点推广到正常人中间,认为每个人或者属于内倾性格,或者属于外倾性格,而极端的内倾者是精神分裂症,极端的外倾者是癔病患者,于是我们有图5。弗洛伊德以性成熟来区划正常人与精神病人,这在常人听来总有些不舒服,仿佛精神病人都是性心理变态。再则把精神病人置于常人的下位多少表现出一种歧视的意味,因而有违人道主义精神。荣格以为内倾外倾是正常的两种人格倾向,而(集体)无意识也并非总是与性相关的,它与意识一起,构成人类心理的两个基本向度,所以它们应该平等地相处,只不过荣格觉得应该将无意识放在图的左边。这样我们得到了图6。至此,弗洛伊德的模式已经完全转化成荣格模式。人们渐渐了解到荣格思想中有不少精到之处,正如它也有不少混乱和矛盾。对于我们来说,有意义的工作是真正弄清荣格的问题与思路,吸取他的有益启发,克服他的混乱与矛盾,而不是以他的矛盾与混乱来为我们理解、翻译中的矛盾与混乱辩解。我们以为,荣格的矛盾与混乱并不在他最初的理论假设,而在于他理论的展开及其遇到解释困难之后所做的修补,在于它所处理的问题本身就是难以以一种协调的理论方式存在的。在我们看来,起码在下述三个方面应该为荣格的缺陷辩护——1.荣格理论的价值在于他为人格和精神病学理论提供了一套新的范型、一种新的观察角度、一种新的理解框架和一种新的解释原则。当然,在这套理论充分展开的过程中必然暴露出许多漏洞和缺陷。平心而论,荣格的精神病学理论及其无意识心理学理论与我们的中医理论、气功理论相比只会是更为清晰,但我们往往对中医或气功理论采取一种信则灵的态度,就像我们生活在特定文化环境中并不感到它的神话有什么奇特一样。于是一方面这种中医或气功理论似乎并没有什么明显的矛盾,另一方面则是它长期的不发展,或发展缓慢。而西方人则固执地要以一种科学或特定哲学的眼光去透视弗洛伊德或荣格的理论,所以才搞得他们捉襟见肘,好不狼狈,然而相伴随的是精神分析运动日新月异的发展,是荣格学说在各个人文学科中的逐渐渗透。图3图4图5图62.在荣格的著作中,有不少内容来自精神病学临床,它所使用的语言基本上是描述的和科学的。其次,荣格又有不少著作涉及宗教、神话、巫术(如炼金术)的内容,尤其有大量著作论述所谓原型和集体无意识,讨论梦、神话、幻觉的意义,这一部分理论语言大多是隐喻的、暗示性的。既然对象本身是不可感知因而不可言说的,那么勉强为之也只有如此;再次之,由于荣格在哲学上受到康德的巨大影响,所以尽管他对神秘的不在场者有着极浓厚的兴趣,总想伸手去触摸它们,却也完全能够意识到自己所处理的对象的特殊性以及用语言去描述它们的困难性,于是他力争以一种“科学的形而上学”的态度去对待它,这样在他的著作中必然还有第三种语言,它君临于前两种语言之上,不断尽力协调和沟通它们,尤其是不断地对第二种语言做出说明和限定。这种语言是哲学的或元语言学的。这三种语言与他所描述的由自我(the Self)控制着的意识、无意识共同组成的完整人格模式有某种相似,我们不妨将这三种语言戏称为“意识的语言”、“无意识的语言”和“自我的语言”。假设这三种“语言”都有其存在的合理性,那么,我们不知道该有怎样一种高超的技巧和足够的谨慎才能自如地同时运用着三种语言来构建一座精美的思想殿堂。退一步说,由于同时使用三种语言说话不当而造成的失误与纰漏也应比一般的纰漏与失误更容易得到原谅。3.荣格选择精神病学为自己的职业,他所选择的病人是许多医生所不愿去照看的。精神病的“治疗”曾一直是出于社会学的考虑,治疗手段往往是“警察式的”或说强制性的。荣格时代的精神病人离被关在木笼里、用镣铐锁在医院里的时代相去未远。弗洛伊德尽可能给精神病以科学的解释,充分肯定人的原始欲望的合理性,这无疑是人道主义的巨大进步。但无论如何,弗洛伊德的理论还不容易消除社会、亲属对病人的鄙夷与隔膜,他的治疗方法也容易使病人脱离现实生活环境,产生对分析的长期依赖。相比之下,荣格的理论人情味更足,在他那里,病人并不比正常人更卑下,他们同样有适应环境的积极性,虽然结局常常事与愿违。荣格在治疗中,根据疗程的进展,总是让病人尽可能多地投身现实的人际关系之中,而诊疗所的分析更像是给病人提供日常生活的指导。了解了荣格的工作及其理想,常使我们想到《悲惨世界》中那位主教:冉阿让在他那里饱餐一顿然后盗了银烛台不辞而别,而当警察连人带赃送回他跟前时,他却又开脱了冉阿让。荣格的理想的确带有宗教意味,他给不幸发生病变的人格设计的整合方案在现代精神病院中也仍然不过是许许多多治疗方案中的一种,但荣格以他博大的爱与信任所给予病人的温暖与帮助、他那不竭的人道主义热情、他给精神病学理论与实践带来的巨大影响4941210难道不值得敬重吗?!译者一九八七年十二月
关键词: 荣格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地址:北京西城区鼓楼西大街甲158号 邮编:100720

京ICP备05032912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