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总库    

学科分类

西北方言与民俗研究论丛.第三集

作者: 邢向东
出版日期:2017-01-01
浏览次数:34次
简介: 本书是关于研究“西北方言与民俗”的专著,具体包括了:汉语方言里异性同称现象的社会观察、关于方言与地域文化的研究、中古声纽到现代方言中的变化、一个中原官话中曾经存在过的语音层次(修订稿)、陕西方言的用字问题等方面的内容。

金瓶梅语言研究文集

出版日期:2016-09-01
浏览次数:11次
简介: 《金瓶梅》研究已经成为显学,“金学”在学界已经和“红学”一样已经被大家接受。20世纪80年代以来,《金瓶梅》研究在文学领域各个方面的研究,可谓生气勃勃,百花竞放。《金瓶梅》的语言研究,指从专业角度来说的语言学方言学方面的研究,情况就比较特殊。中国方言学的开创,从20世纪20年代赵元任《现代吴语的研究》算起,至今还不到一百年。所以,八九十年代编写的各种有关《金瓶梅》的字书、词典、百科辞典,虽然都涉及《金瓶梅》的语言文字,但从语言学专业角度编写的,特别是从方言学研究角度来编写的,真是很少,少得可怜。随着中国社科院语言所《方言》杂志1979年的创刊,全国汉语方言的调查研究进入了一个新的蓬勃发展的时期,方言研究这个学科得以建立并繁荣。回想1985年《中国语文》第4期我写的《〈金瓶梅〉用的是山东话吗?》发表时,还常引用五六十年代为推广普通话而普查方言后保存的油印本资料,而21世纪的《金瓶梅》语言研究文章,就可引用大量的方言调查论著。可见,时代的前进,方言学科的兴起和发达,为“金学”的语言研究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好条件。尽管如此,由于方言学科毕竟是个新兴学科,综合大学文科开设方言学专修课的院系还寥寥可数,所以人才的培养还需时日。很自然,涉足《金瓶梅》语言和方言研究的专业人士也就很少,因此,语言或方言学科的学术杂志上登载的有关《金瓶梅》语言的文章也还不多。有鉴于此,我和年轻学者宗守云先生商量,把相关文章集结起来,展示《金瓶梅》语言、方言研究方面的一些成果,为“金学”的多方面研究添一块砖、加一片瓦。作为方言研究的专业要求,我们把本论文集作者的出生地介绍如下:张惠英,上海崇明岛人;沈慧云,北京人;李申,江苏徐州人;周一民,北京人;宗守云,河北涿鹿人;谷向伟,河南林州人;于银如,山西浑源县人;张惠叶,山西临猗人;吴继章,河北魏县人;黑维强,陕西绥德人;陈超,江苏连云港人。读者既可看到他们的方言背景,也可看到这些大多是北方话背景的方言学者如何分析、如何对待文学作品中的方言现象的。这不仅是对《金瓶梅》语言现象的揭示和挖掘,也是为研究汉语历史的发展提供资料和线索。张惠英2015年10月30日
关键词: 《金瓶梅》  方言研究  文集  

金代女真语

作者: 孙伯君
出版日期:2016-01-01
浏览次数:29次
简介: 女真语属于阿尔泰语系满通古斯语族古代语言,是满语的祖语。与阿尔泰语系的突厥语和蒙古语研究相比,满通古斯语族语言的研究相对薄弱,尤其是古代语言研究,近二十年国内研究成果很少。究其原因无非是人们普遍认为女真语资料极其有限且很难再有进一步的发现,这不仅使得女真语研究停滞不前,也阻碍了阿尔泰语系语言比较研究的全面深入。事实上,古代女真语料并非人们想象的那样少,现有的资料远没有利用完全,《金史》等宋元史籍中所保存的一大批汉字对音的女真人名、地名资料基本没人处理过,这批资料可以认为是古代女真语词汇的写音资料。重提女真语研究之必要性,除了可帮助我们认识并研读一批有价值的语料,使其价值获得应有的利用外,还具有语言学、文字学、文献学等方面的深远意义。首先,通过对写音汉字的音韵分析,能够获得女真语的语音系统,对所搜集的女真人名、地名等进行会注,考证出金代女真语语汇;通过与满族人命名规律的比较,女真人很多名字由使动态、过去时等构词形态构成,由此我们又可获知女真语的词法形态,这些形态如与碑铭文献结合起来,无疑对推动金代女真语的词法研究大有裨益。其次,现存女真文在世界文字中可谓别具一格,它是在汉字和契丹字基础上,采用加笔、变形等方式创制而成的,女真文与汉字和契丹字的关系大体是意字取义,音字取音。由于女真字书传世很少,使得女真字源的研究困难重重,金代女真语音研究对探求女真字源,进一步了解女真制字规律定会大有助益。同时,推求女真文制字规律,也无疑会推进契丹大字制字规律的研究,从而加速契丹大字的释读。最后,女真文献资料最珍贵、最集中的是几块石碑,凡是背面有汉文译文的碑文大多得到了比较好的释读,如《大金得胜陀颂碑》,而像《女真进士题名碑》和《奥屯良弼诗碑》等均未获完满的解读。准确地构拟金代女真语音,考求女真人名字义,会大大促进文献的释读和研究。历代汉文文献凡涉及女真语的,注释时往往一带而过,主要是由于给不出明确的语音语义形式,有时还会给理解造成很大的麻烦,女真人名字义的考求,无疑也会对汉文典籍的注释提供帮助。到目前为止,有关古代女真语的研究方法可归纳为两种,其一可名之为语音逆推法,其二可叫作音位拟定法。语音逆推法以道尔吉与和希格《〈女真译语〉研究》和清濑义三郎则府《女真音的构拟》为代表;音位拟定法以李基文的《中古女真语的音韵学研究》为代表。前辈学者通过这两种方法,利用有限的女真语料,对深入研究女真语音都做了有益而独到的尝试,而且得出了非常有价值的结论,无论从方法论还是从归纳的结论上看,都代表了当前女真语研究的最高水平。本书采用音韵分析法,对《金史》等宋元史籍中一批女真语汉字记音资料进行严格的音韵分析,然后参照《蒙古字韵》《元朝秘史》这些经典的与女真语具有类型学和发生学关系的蒙古语写音资料,对汉字所代表的女真语音进行调整、归纳、分析,从而获得女真语的语音系统和音节搭配规律。具体内容是:(1)就目前女真文献及语言研究成果做综合评述,指出古代女真语研究的学术价值在于推进阿尔泰语系语言比较研究的全面深入。归纳此前有关古代女真语语音的研究方法,陈述本文的研究方法和步骤。(2)总结有关近代汉语音韵的研究成果,借助历史记载,认定《金史》等宋元史籍中记录女真语汉字的语音基础为“汉儿言语”;参照《蒙古字韵》《元朝秘史》对音规律以及番汉对音的研究成果,归纳出汉语译音字和金代女真语的转写原则和对应规律;对所选词语的全部对音汉字做音韵分析,声母按照它们的发音部位归类,韵母按其等呼,利用学界对周德清《中原音韵》的拟音,参考《蒙古字韵》《元朝秘史》的对音,调整拟订汉字所对应的女真语音。(3)对拟定的女真语音节进行语音分析,归纳出金代女真语语音的辅音系统,概有双唇音*p、*b、*m,舌尖擦音*s,舌尖塞音*t、*d,舌尖鼻音*n,舌尖边音*l,颤音*r,舌叶音*、*j、*š,舌根音*k、*g、*h、*η,小舌音*q、*γ,半元音*y、*w;元音系统有单元音*a、*o、*u、*i、*e;二合元音*ai、*ei、*au、*ui、*ia、*ie、*io、*oi等,同时列出古代女真语音节搭配规律。(4)通过女真人名与满族人命名规律及女真碑铭文献所蕴含语法的比较,得出女真人名构成中所隐含的词法规律。(5)利用《金史·国语解》、宋金元历代笔记、明代包括《女真译语》在内的文献资料、清代关于女真语汇的源流考证、清代、现代满语、满语人名汉义、女真人本族名与汉名之间的语义关联等,对从《金史》中搜集又经过甄别的女真人名、地名及其他宋元史籍中记录的语汇进行会注,考证汉字记音女真语汇的含义,排出金代女真语词汇表,为归纳女真语音系统、阿尔泰语语言比较及古代满通古斯语言史研究提供语料。(6)文末附录《金史》等宋元史籍中所记录的女真语言资料和女真语词语会注与考证索引。
关键词: 女真语  语音研究  中国  金代  

西南官话音韵研究

作者: 牟成刚
出版日期:2016-01-01
浏览次数:25次
简介: 本书以西南官话的音韵为主要研究对象。根据语音记录事实和韵书文献记载,结合移民史实、语言接触等因素,从共时和历时两方面探讨西南官话的音韵特点及其演变规律。本书重新构建了西南官话的立区标准,依据一分为二、层层划分的原则,对其内部片区重新进行了划分,同时根据移民史实和语音对应规律,深入论证了西南官话和江淮官话的同源关系,等等。本书是第一部系统分析研究西南官话音韵的学术专著,有利于学界深入认识西南官话。
关键词: 西南官话  音韵学  方言研究  西南方言  

河南内黄方言研究

作者: 李学军
出版日期:2016-01-01
浏览次数:21次
简介: 本书作为一个单点的研究报告,重点描写了内黄方言的语音、语法系统,并收录了近五千条方言词语,客观展现了内黄方言的基本面貌。书中语法考察的两个视角尤为值得肯定:(1)重视语言三要素之间的互动关系。“谓词变韵”一节突出体现了这一点。作者对变韵制约因素、动词的变韵功能类等方面的深讨,无疑会对豫北方言的变韵研究产生积极影响。(2)重视语用。针对词法、句法中的各类项目,作者都能联系语用进行认真、细致的梳理,因而发现了不少以前没有注意到的事实,深化了我们对中原官话的认识。
关键词: 北方方言  方言研究  内黄县  

湘黔桂边区的三个族群方言岛:草苗—那溪人—本地人语言文化调查...

作者: 石林
出版日期:2015-07-01
浏览次数:23次
简介: 黎平县顺化乡归豆村草苗(60苗)服饰 石林 摄黎平县洪州镇归垒村草苗(60苗)姑娘 石林 摄通道县锅冲乡肯溪村花苗(20苗)姑娘 石林 摄黎平县德顺乡天堂寨花苗(20苗)姑娘 石林 摄从江县洛香镇新平村草苗(40苗)女装 石林 摄三江县林溪乡程阳村侗族姑娘黎平归垒苗寨(60苗) 石林 摄从江新平苗寨(40苗) 石林 摄通道肯溪苗寨(花苗) 石林 摄

美语新词语与当代美国文化研究

作者: 周丽娜
出版日期:2015-02-01
浏览次数:31次
简介: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是在中央团校基础上于1985年12月成立的,是共青团中央直属的唯一一所普通高等学校,由教育部和共青团中央共建。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成立以来,坚持“质量立校、特色兴校”的办学思想,艰苦奋斗、开拓创新,教育质量和办学水平不断提高。学校是教育部批准的国家大学生文化素质教育基地,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和国际劳工组织命名的大学生KAB创业教育基地。学校与中央编译局共建青年政治人才培养研究基地,与北京市共建社会工作人才发展研究院和青少年生命教育基地。目前,学校已建立起包括本科教育、研究生教育、留学生教育、继续教育和团干部培训等在内的多形式、多层次的教育格局。设有中国马克思主义学院、青少年工作系、社会工作学院、法律系、经济系、新闻与传播系、公共管理系、中国语言文学系、外国语言文学系等9个教学院系,文化基础部、外语教学研究中心、计算机教学与应用中心、体育教学中心等4个教学中心(部),轮训部、继续教育学院、国际教育交流学院等3个教学培训机构。学校现有专业以人文社会科学为主,涵盖哲学、经济学、法学、文学、管理学5个学科门类。学校设有思想政治教育、法学、社会工作、劳动与社会保障、社会学、经济学、财务管理、国际经济与贸易、新闻学、广播电视学、政治学与行政学、汉语言文学和英语等13个学士学位专业,其中社会工作、思想政治教育、法学、政治学与行政学为教育部特色专业。目前,学校拥有哲学、马克思主义理论、法学、社会学、新闻传播学和应用经济学等6个一级学科硕士授权点和1个专业硕士学位点,同时设有青少年研究院、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中心、中国志愿服务信息资料研究中心、大学生发展研究中心、大学生素质拓展研究中心等科研机构。在学校的跨越式发展中,科研工作一直作为体现学校质量和特色的重要内容而被予以高度重视。2002年,学校制定了教师学术著作出版基金资助条例,旨在鼓励教师的个性化研究与著述,更期之以兼具人文精神与思想智慧的精品的涌现。出版基金创设之初,有学术丛书和学术译丛两个系列,意在开掘本校资源与移译域外菁华。随着年轻教师的剧增和学校科研支持力度的加大,2007年又增设了博士论文文库系列,用以鼓励新人,成就学术。三个系列共同构成了对教师学术研究成果的多层次支持体系。十几年来,学校共资助教师出版学术著作百余部,内容涉及哲学、政治学、法学、社会学、经济学、文学艺术、历史学、管理学、新闻与传播等学科。学校资助出版的初具规模,激励了教师的科研热情,活跃了校内的学术气氛,也获得了很好的社会影响。在特色化办学愈益成为当下各高校发展之路的共识中,2010年,校学术委员会将遴选出的一批学术著作,辑为《中青文库》,予以资助出版。《中青文库》第一批(15本)、第二批(6本)、第三批(6本)出版后,有效展示了学校的科研水平和实力,在学术界和社会上产生了很好的反响。本辑作为第四批共推出12本著作,并希冀通过这项工作的陆续展开而更加突出学校特色,形成自身的学术风格与学术品牌。在《中青文库》的编辑、审校过程中,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的编辑人员认真负责,用力颇勤,在此一并予以感谢!
关键词: 英语  新词语  美国文化研  语义、语用  

一百多年来吴语句法类型演变研究:基于西儒吴方言文献的考察

作者: 林素娥
出版日期:2015-01-01
浏览次数:19次
简介: 素娥索序,初以为她欲出版以自己的博士学位论文为基础的书稿,但翻阅过后,却发现内容之丰富,令人目不暇接,研究之深入,已远非当年博士论文可比拟,令人刮目相看。记得素娥是复旦百年校庆那一年毕业的,近十年来她孜孜不倦追求学问,尤其是极力搜求并研究传教士方言文献,能有今天的成绩也是理所当然。素娥的书稿研究一百多年来吴语句法类型的历史演变,是吴语历史句法学和吴语句法类型学的佳作。此作的重要特点是以近代西儒吴语文献为语料。西洋传教士的方言学著作对研究汉语方言的重要性,早就有人注意,例如罗常培1932年就曾发表论文《西洋人研究中国方音的成绩及其缺点》(《世界日报》国语周刊72期)。但是似乎向来评价不高,为学界所忽视。一直到20世纪80年代,方言学界才重拾遗珠,至今渐渐形成研究高潮。不过研究者和旁观者都有一个普遍的疑问,即这些文献记录方言是否准确?是否有许多书面语成分?关于这个问题可以专题讨论。这里仅就在书稿所引罗马字本《温州土白马太福音》中的三个例子略加分析。例1,“眙着丈母娘热病躺是搭。”案:此例中的“躺”温州口语不用,与之相对应的口语词是“翻”。例2,“伉差人相伴坐搭,要眙箇起事干个结果。”案:“希望得到”义的“要”,温州口语读音是[i5],本字是“爱”。写做“要”,是写书面语。“要”是训读字。例1中的“躺”也是训读字。用汉字记录方言词,有时不用这个词的本字或原字,而借用一个同义字或近义字来记录,这个被借用的字即是训读字,这个字的读音仍按本字或原字的读音读,称为训读音。温州话借用“要”字记录“爱”这个词。“爱”即是本字,“要”即是训读字。其读音仍按原字读作i5(e5的音变),不按“要”的本音读作iɛ5。记录方言词用训读字是常见的现象。从这个角度来看,以上两例不能算错误。例3,“其大家变爻面色。”案:这句话通常的说法应该是“其大家(人)面色变爻”。因为温州话是话题优先方言,“面色”通常前置于动词。译者采用动宾语序,应该是照搬原文的语序,即是“死译”(翻译学上的所谓异化译法)结果。对此类语料或可回避采用。总之,利用传教士文献研究方言语法,应无大碍。所谓传教士方言文献,大致包括三大类:方言学著作、方言《圣经》和方言杂书。大家采用比较多的是第一类文献。第二类“方言圣经”用作方言句法比较研究有一个极大的好处是,语料有高度一致性和可比性。就是说各种方言的不同说法,都可以追溯到圣经里的同一个句子。这本书稿研究吴语句法类型学,就大量采用方言圣经语料,这是很有见地的。方言《圣经》又分罗马字本和汉字本两小类,其中罗马字本因为须转写成汉字,采用时又要多下一番工夫,故采用者较少。本书稿却大量采用罗马字本的语料,足见作者的勤奋是在一般之上。不过国内语言学者对方言《圣经》并未充分重视和利用,不无遗憾。至于第三类“方言杂书”,例如用上海话写的《三个小姐》《造洋饭法》《油拉八国》(讲欧洲地理),则至今几无人采用,就连这些文献本身,也十分罕见,而这类文献,对历史句法和词汇研究却是大有价值的,令人扼腕。游汝杰序于上海景明花园2015年1月
关键词: 吴语  句法  方言研究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第 /3页  跳转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地址:北京西城区鼓楼西大街甲158号 邮编:100720

京ICP备05032912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