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总库    

学科分类

简明中国文学史读本

作者: 刘跃进
出版日期:2020-08-01
浏览次数:6682次
简介: 《简明中国文学史读本》是出版社在成功推出《简明中国历史读本》《简明世界历史读本》等作品之后,精心打造的又一针对一般读者的学术科普作品,这个读本在构思上充分体现了“大学者写小书”的特色,邀请的都是院文学研究所一线研究人员,尽量以通俗平易的语言深入浅出地向读者展示中国文学发展的基本脉络,以八百多的篇幅涵盖了自远古时代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的文学发展历程。一本在手,便可通晓中国文学目前的重要人物和代表作品。本书具有较强的可读性,对于推动高端学术走向普通群众具有积极意义。全书分九编,从先秦写1949年。作者主要是文学所中青年骨干学者,亦邀请高校老师参加。大特点有二:一是反映新研究成果,二是反映多民族、不同阶层的文学。历时二年完成。
关键词: 中国文学  文学史  通俗读物  

曹溶词编年笺注

作者: 曹秀兰
出版日期:2020-08-01
浏览次数:15次
简介: 曹溶为清初著名词人,著有《静惕堂词》一卷。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全清词编纂委员会编《全清词》(顺康卷)据《静惕堂词》及多部词选共存录曹溶词282首。本书据现有研究成果及笔者搜佚考证,曹溶至少还有《感皇恩》(珠落凤凰池)、《踏莎行·西塞山》、《琵琶仙·琵琶亭志怀》3首,所以曹溶词至少有285首。本书根据词作信息、作者生平所历、交游等对曹溶词进行了编年,并做了笺注、集评、勘误等,通过详实的资料和细致的作品笺注揭示了曹溶身为贰臣却心怀故国的复杂内心世界。
关键词: 词(文学)  注释  中国  清代  

王禹偁散文研究

作者: 陈为兵
出版日期:2020-08-01
浏览次数:3次
简介: 关于文章的体式,金代王若虚有文章“定体则无,大体须有”之说,可见界定一种文体并非易事,因此在讨论王禹偁散文之前有必要对“散文”这一概念作个说明。“散文”一词最早出现于宋代罗大经《鹤林玉露》中,其丙编卷二称黄庭坚“山谷诗骚天下,而散文颇觉琐碎局促”。甲编卷二则引周必大语,评论黄庭坚“四六特拘对耳,其立意措辞,贵于浑融有味,与散文同”,虽然没明确指明什么是散文,但也明显将其与诗对立了。而且有一点特别值得我们注意:就是罗大经提到了黄庭坚的“四六”即骈体文虽讲究骈偶对仗但意蕴与“散文”同,很明显“散文”与骈体文在形式上也是相对的。秦汉之前骈散是不分的,而且汉赋产生之后骈体文一直在中国文坛上占有绝对统治地位,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中唐韩愈、柳宗元发起古文运动。古文运动所尊崇的正是先秦时期的诸子散文,诸子散文是不讲韵律和骈偶的。因此宋明两代文人更愿意将长短错落、无韵律骈俪之拘束,不讲求辞藻与用典的文章称为“古文”,其实就是散文,朱自清在《什么是散文》一文中予以了确认了这一点:“散文的意思不止一个。对骈文来说,是不用对偶的单笔,即所谓的散行的文字,唐以来的‘古文’便是这东西”。其他很多现代文学家也对此进行了解释,譬如葛琴在《略谈散文》中认为:“‘散文’一词(Prose),在西洋里是相对于韵文(Poetry)而言,凡不是用韵脚的文体,都总称散文。”梁实秋在《论散文》中则指出散文和韵文的区别“便是形式上的不同:散文没有准定的节奏,而韵文有规则的音律;散文没有一定格式,是最自由的,而韵文格式是一定的,韵法也是有准则的”,近代文学家陈衍更是在《散体文正名》中直接指出“不骈俪即为散文”。由此可见,“散文”是个很宽泛的概念,除了诗歌、辞赋和骈体文等讲究音韵、格式的文体之外所有文章都可以被称为“散文”。“但中国的散文不能这样包罗万有,不惟不能把小说拉进来做它的部下,就是介乎诗文之间的赋、骈文及戏剧,也不能包括在内。‘散文云者,乃对四六对偶之文而言’,这真是中国散文最好的定义”(罗泽根《罗泽根古典论文集》)。由此我们可以基本断定,古代作家作品中排除诗歌、骈文、赋、戏剧及小说之外的文体就是“散文”了。就本书讨论的宋代作家王禹偁而言,其所留存的文集中并无小说和戏剧,排除其中的诗歌和赋,剩余皆可视之为散文,具体情况阐述如下:《小畜集》三十卷卷一为古赋,卷二为律赋,卷三、卷四和卷五为古调诗,卷六为古诗,卷七、卷八、卷九、卷十和卷十一为律诗,卷十二和卷十三为歌行,以上皆不在本书讨论之列。其余十七卷均为散文,分别为:卷十四杂文,卷十五论,卷十六、十七碑记,卷十八书,卷十九、卷二十序,卷二十一至卷二十四表,卷二十五笺启,卷二十六、卷二十七拟试内制五题,卷二十八、卷二十九碑志,卷三十志碣。《小畜外集》残卷六到十三卷,共八卷,卷六、卷七为诗,卷十2为箴赞颂和卷十二代拟为韵文。卷八杂文、卷九论议(传附)、卷十一代拟、卷十三序,另加《小畜集拾遗》两篇均为散文。可见散文在王禹偁的文学创作中占有相当大的比重,散文作品如此之多是王禹偁研究者无法回避也是必须予以重视的。研究其散文对于了解王禹偁生平思想、把握王禹偁文学创作特点、定位其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自然而然有着重要的意义,这也正是本书的初衷所在。王禹偁是北宋初期重要的作家,在唐宋古文运动中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研究他的散文对了解宋代古文运动的形成与发展和把握宋代文学的整体风貌有着很大的帮助。本文除绪论和结语外,重在按文体对王禹偁散文进行分类研究。绪论主要阐述研究意义、研究现状、研究的范围、目的和方法。论文主体共分五章。第一章简要介绍王禹偁生平和作品情况,以期对王禹偁其人和创作有一个大概了解。第二章到第五章按文体对王禹偁散文进行归类分析,每章均首先阐述该文体的基本特征,为分析王禹偁作品提供理论依据。除第五章介绍多个文体、形式不固定外,其余三章均是介绍单一文体并按照“文体概论——作品分析——文体小结”的行文模式展开讨论。第二章介绍王禹偁的碑体文,第三章分析王禹偁的序体文,第四章讨论王禹偁的表体文,第五章则将王禹偁作品集中数量相对较少的书、论、记和杂文等体文一并进行研究分析。结语部分从两个方面对王禹偁进行分析评价,首先肯定王禹偁的文学地位,然后指出王禹偁存在的不足,以期对王禹偁的历史作用有一个完整的认识,也希望本书能抛砖引玉,让广大宋代文学研究者更加重视王禹偁散文,不足之处恭请各位同行和专家批评斧正。陈为兵2019年8月于贵阳花溪斗篷山居

元稹和中唐士人心态

作者: 田恩铭
出版日期:2020-07-01
浏览次数:59次
简介: 本书内容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元与中唐文学群体研究,主要侧重于元的文学活动与士风、贬谪生活以及与政治事件的关联。第二部分则是元文学交游考论,主要侧重于元文学交游空间的梳理,并考察文学接受史研究的情况。最后一部分从文学接受史角度寻索元稍的文学家形象与士人形象的关联性。根据接受状况考察元稍乐府诗与元白并称、元白优劣的关系,而后集中于元形象的传播与接受的探讨。

苏轼的自我认识与文学书写

作者: 宁雯
出版日期:2020-07-01
浏览次数:15次
简介: 作为中国文学史上最引人入胜的研究对象之一,苏轼已经得到了较为全面的考察,而若从深入细致揭示作者面貌及其人生体验的角度而言,则仍存在较大的研讨空间。事实上,无论是在文学作品中留存大量关于自我的信息,还是在人生实践的各个方面展现出自主选择、理性内省的主体精神,苏轼都以强烈的积极性与自觉性彰显着自身价值,从而提示读者关注作者的“自我认识”这一既往研究中较少涉及的角度。透过作者反观自我的视角,分析其文学文本中记录的个人体验,不仅能有效探知他在具体境遇中的真切感受,更能提供一种有别于纯粹客观评判的理解苏轼的方式,即通过呈现苏轼眼中的自我以及自身与周遭事物的关系,尽可能走近其冷暖自知的人生。从文本现象上看,苏轼“自我”在其作品中的“层出不穷”引人注目。他以大量第一人称宣示自己的在场,并以自身作为评判与剖析的对象。“东坡”“苏子”等第三人称形式的自称,一面共同制造了客位视角,一面带着其各自的诞生语境介入诗意的表达。苏轼亦善用自喻揭示自我认识,通过不同性质的喻体形象地呈现品格与心境,并借助动态之喻阐释人生样态。自嘲与自许作为看似迥异却内在相关的两种现象,不仅展现了苏轼自信昂扬、天真幽默的形象,亦微妙地传达出轻快戏谑背后的自我定位与人生重量。除过文本中形式多样的自我表达,苏轼的人生实践也能够体现其主体意识与自我体认。作为苏轼毕生的事业与困扰,仕宦在各种人生境遇中考验着他坚持自我的努力。苏轼以功成身退为人生设计,却在仕宦实践中进退两难,这导致了一系列主体选择与实际境遇的龃龉:居官时的愤激之语与务实之举、贬谪时的不在其位却谋其政、还朝时的位高权重与兴味索然,共同汇聚为不合于时的仕宦体验。在“逆人”与“逆己”的冲突中,苏轼力图尊重自我,亦自知宦途蹭蹬成为持守本心的代价。仕宦生涯也影响到苏轼对社会关系的感知。在跌宕坎坷的人生中,亲情不仅是珍贵的慰藉,也带来精神的牵绊与现实的负累。苏轼泛爱天下,友朋众多,然而“亲友疏绝”成为他在政治祸患中孤苦体验的重要来源。同僚、政敌则是糅合着政治因素的人际关系,苏轼自认“不喜应接人事”,而其锋芒毕露的言行加剧了“取疾于人”的状况,也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他的自省。苏轼笔下的普通民众则多亲切友好,作者有意识地“混迹”民间,向平凡生活中寻求本质的复归。然而在某种意义上,这同样可视为“与世疏离”的图景中较为含蓄的一笔。相对于人世,苏轼在自然中倍感自由,备受关爱。广大而不朽的自然虽难免反衬出人生的渺小与有限,却被苏轼解读出另一层恒久陪伴的长情。他在面对自然物时常常展露童稚化的观照视角,将自己作为参与者与之天真互动。同时,自我认识也在无形中渗入了苏轼的自然观照,使他往往从自然现象中生发对个人境遇的反思。面对时空变迁,苏轼通过回望串联起人生的重要节点,借助悬想来弥补现状的缺憾。此外,苏轼还常以操纵命运的造物为对象,展开力量的角逐。他着意彰显自我存在的意义,而并非一味自居于渺小的位置。苏轼主体性的思考往往维护了自我的内心安宁。他通过调整对“归处”的理解,帮助自己超越不得归去的现实;在回望与悬想中领悟如梦之感,形成关于人生的通透认知;向凡俗生活中寻求“至乐”,肯定着最为朴素、自己却无缘达成的人生追求的价值。这些植根于现实生活、充溢着个人体验的思想命题,不惟体现了苏轼的主体性与思维能力,也展示了生活实践对思考生成的启迪意义。关键词:苏轼;自我认识;仕宦;社会关系;自然观照AbstractAs one of the most fascinating research object in the Chinese literary history,Su Shi has obtained a comprehensive study.However,there is still a great room for discussion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revealing the author's personal aspects and his life experience.In fact,both by retaining a large of information about himself in literary works and showing the subjective spirit in all aspects of practice,Su Shi manifest the value of himself with much enthusiasm and self-consciousness.His behaviors attract readers to pay attention to the author's“self-knowledge”,which is less involved in the previous studies.Through the author's perspective,analyzing the records of personal experience in literary texts can not only ascertain his feelings in the specific circumstances,but also provide a way different from the purely objective evaluation to understand Su Shi,which is show himself and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him and relevant things in his own eyes.By this way,we can approach a real existed life as far as possible.Su Shi appears in his works constantly is noticeable phenomenon.The author uses a large number of first person to declare his presence,and puts himself as an object of judge or analysis.Meanwhile,the third person such as“Dong Po”“Su zi”show the objective perspective,and involve in the poetic expression with their own birth context.Su Shi also makes good use of self-metaphor to reveal self-knowledge.He describes his own character by selecting the different kinds of metaphori cal objects,and explains his life pattern with the dynamic metaphor.Self-mockery and self-compliment seem like different but inherently relate to each other,which not only show confident and humorous image of Su Shi,but also convey the self-positioning and the weight of life behind the joking tone.In addition to the various forms of self-expression in the text,Su Shi's life practice can also reflect his subjective consciousness and self-recognition.As the most important cause and the biggest trouble,official career is a test of Su Shi's efforts to adhere to himself.He make a decision to retire after winning merit,but the fact is a dilemma which lead to a series of contradictions between subject selection and the actual situation.For example,the angry words and pragmatic measures exist at the same official time,and he still participate in politi cal affairs even in relegation life,while his lack of interest in official career appears when he holds office at court again.The above-mentioned facts make him the misfits,so that he has to choose between“against his own will”or“contrary to other people”.Su Shi try to respect himself,but also clearly recognize that the tough experience become the cost of standing up for his beliefs.The official career also affects Su Shi's perception of social relations.For the life full of tribulations,the family is not only a precious solace,but also brings the burden of spirit and the reality.Although Su Shi has many friends,the feeling of being alienated from friends and relatives makes him lonely in the politi cal disaster.The relationship with colleagues and politi cal opponents concern the politi cal factors.Su Shi is not very interested in social contact and and sometimes disregards his words and deeds,which make him be hated by many other officials,and also to a certain extent contribute to his reflection.In Su Shi's literary writing,ordinary people are more friendly.The author consciously mingles with the crowd and regains his nature in the ordinary life.However,in a sense,it can also be regarded as a subtle way to alienate from the world.Relative to the society,nature proves much more freedom and care.Although vast,immortal nature serves as a foil to the small and limited life,it is interpreted by Su Shi as a long-term companion.He interacts with natural objects innocently,treats them with a childlike sense and places himself in the role of the participant.At the same time,self-knowledge also influence the natural view of Su Shi,so that he often thinks about himself from some natural phenomena.Facing the change of life,Su Shi notes the important memory by looking back and makes up for regrets by imagining the future.In addition,Su Shi is used to compete with creator(Zao Wu)for emphasizing the meaning of self-existence,rather than living in an insignificant position.The subjective thinking of Su Shi always immerses himself into inner peace.Adjusting the understanding of“destination”helps Su Shi beyond the reality that he cannot break away from official career.Looking back and imagining future bring a feel of dream,which reveals the essence of life.Looking for the greatest happiness in ordinary life shows his approval to the simple value pursuit.These thoughts are rooted in real life and filled with personal experience,which not only reflect Su Shi's subjectivity and thinking ability,but also show the enlightenment that life practice give to thinking generation.Key Words:Su Shi; self-knowledge; official career; social relations; natural view
关键词: 苏轼(1036-1101)  人物研究  

魏晋《诗经》学与四言诗研究

作者: 赵婧
出版日期:2020-06-01
浏览次数:24次
简介: 相对于经学成就辉煌的汉、宋两代,魏晋是经学的“中衰”时代。但是,这一时期《诗经》学成就不可忽视。本书全面钩沉考索魏晋时期的《诗经》学著作,努力还原魏晋《诗经》学的发展原貌;通过全面梳理魏晋四言诗作品,探究《诗经》学与魏晋诗学之关系,并对主要作家进行个案分析,阐释此时期诗风嬗变之深层原因。
关键词: 《诗经》  诗歌研究  

北宋墓志碑铭撰写研究

作者: 仝相卿
出版日期:2020-05-01
浏览次数:68次
简介: 罗家祥相对于隋唐及以前的传世文献而言,由于印刷术的进步,在文化昌明、英才辈出的宋代,以文本形式出现的文献资料呈现出爆炸增长之势。如果用“汗牛充栋”一词来形容宋代及此后的情形,这应该是一点也不会过分的。尽管因为战争、动乱及其它各种原因,传世的以纸质文本形式出现的文献资料也曾屡遭不可估量的破坏与损失,但从中外学界可资利用的现有史料看,通过其了解、认识唐宋及以后中国传统社会的历史发展和演进规律,仍然在极大程度上满足了中外学界的研究需要。与殷墟甲骨文、居延汉简、敦煌吐鲁番文书、明清档案等在中国学术史上具有划时代和里程碑意义的地位不一样,长期以来,宋代的墓志碑铭似乎并未受到应有的重视,其史料价值也并没有得到充分的发掘和利用。产生这种状况的原因,首当其冲的是,如前所述,有关宋代的传世文献实在是太丰富了!这也就使得学界同仁大多将主要注意力集中在重要文献资料的研读和研讨上,而内容众多、甚至价值重大的许多宋代墓志碑铭竟然几乎是静悄悄地沉睡了千百年——虽然,从宋代开始,对这一领域有兴趣、有学养、有识见和有造诣的学者也代不乏人,而且也留下不少优秀的著述流布后世。不过,近几十年来,随着海峡两岸的各种文化交流和出版事业的繁荣,随着学界在宋代史各个研究领域的不断拓展和深入,这一时期墓志碑铭的史料价值与文献价值逐渐显现,也不断得到海内外学界同仁的高度重视。5736049的确,除本书作者举述饶宗颐先生曾将碑志与甲骨、简牍、敦煌写卷、档案四者并为新出史料之渊薮第五大类的事例外,已故的著名历史文献学家张舜徽先生亦曾指出,“历代墓碑墓志的拓本,保存到今天的,数量很多,在在可以考证史传,增补遗闻,也是极珍贵的文献资料。”5736050张、饶二先生等前辈学者逝世之后,仅就宋代的墓志碑铭而言,也有了更多的发现和发掘,并为中外学术研究提供了更为翔实可靠、丰富多彩的史料,有力推动了宋史众多研究领域的进展,这些均适足证实了诸多先贤的睿智与卓识。基于以上的一些认识和想法,当读完仝相卿博士的这部书稿后,欣慰与愉悦之情油然而生。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这部专著的问世,这一研究领域的相关研究将得到进一步的拓展,宋史研究的众多层面和对象或许会因为北宋墓志碑铭的研究而引入更多方面的思考,在传世文献与墓志碑铭之间的学术关系上会有更清晰的思维成果,这部专著的学术价值也将会不断显现出来。我个人以为,《北宋墓志碑铭撰写研究》至少在如下几个方面为史学界做出了贡献。一、本书稿从多方面对学界迄今为止的宋代墓志碑铭研究领域进行了全面、深入细致的梳理和总结,总体上看,应该说是分析中肯、透彻,辨析博洽,说理论证周严的,也较准确地阐明了这一领域的工作对宋史研究的重要性。对史学工作者而言,严谨扎实的良好学风不仅体现在原始资料的搜集、整理和科学运用方面,还应体现在对学术界已有的相关成果的吸收与借鉴上。从本书的《绪论》可以看出,作者对迄今为止的海峡两岸、日本及整个宋史学界对墓志碑铭的研究现状、动态、意义和发展方向均有着较全面完整的把握和中肯认识。例如他认为此前学界对宋代墓志碑铭的研究和利用主要是公开发表墓志拓片或释文,并进行简单考述,或从单一墓志纠正史籍谬误及补充史文之不足;利用墓志铭材料研究某些具体问题;以墓志材料本身为对象进行研讨与反思等,并认为“把墓志碑铭作为研究对象、真正检讨墓志铭本身的研究仍不多见,有关墓主、墓志碑铭的撰者、丧家以及撰写过程中的理念、心态和限制性因素等也是前人研究所较少涉及的内容,都有一定的拓展空间”。这些看法大体上符合目前学界在这一研究领域的现状,应该是能够成立的。当然,他对前辈学者和当今宋史学界在这一领域的成果和成就也从学术层面予以了充分的肯定。由此不难看出作者在这一专业领域用功之勤与浸润之深,也为学界同仁的相关研究工作提供了非常有益的观照、参考与借鉴。二、在本课题的研究方法和手段上,作者则可谓独辟蹊径。从目前的情况看,流传下来的有关北宋墓志碑铭的拓本为数众多,内容异常繁富,且近年来的相关发掘也堪称琳琅满目,因此,研究和整理宋代墓志碑铭的全部内容是一项宏大的工程。然而,尽可能详尽地占有第一手材料是一位严谨的史学工作者从事科学研究的基石,而对史料进行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的功夫,也往往最能体现史学工作者的学养与学术底蕴。在北宋墓志碑铭研究领域及相关研究领域,搜集、整理与考校墓志碑铭、通过传世文献与墓志碑铭的比较研究相互证实和证伪,这些无一不是辛勤而艰苦的工作,其学术价值是绝不能低估的。本书作者多年来致力于这一领域的研究,在北宋墓志碑铭的搜集、整理与考校等方面,同样也付出了大量的的心血。本书的研究对象与研究内容涉及整个北宋168年,要系统、完整地进行考察和研究北宋全部墓志碑铭并非易事,因而从何种角度、以何种手段和方法对其进行研究,也就成为首当其冲的问题。饶有意味的是,本书并不仅仅是针对每一件北宋墓志碑铭的具体内容“辨章学术,考镜源流”,而是在此基础上选择从北宋墓志碑铭“撰写”的角度进行审视和考察,并由此引发出一系列颇具学术价值的问题,这不能不令人有耳目一新之感。围绕着北宋墓志碑铭“撰写”的主旨,作者分门别类,分别从“北宋宗室墓志铭撰者”“奉敕撰功臣墓志碑铭者”“丧家向亲属求铭”“丧家向非亲属求铭”“直系亲属间的主动撰铭”“非亲属间撰者主动撰铭”“墓主生前自撰碑志”等不同角度对北宋墓志碑铭的撰写及其内在意蕴进行了细致而深刻的阐述和论证,生动展示了北宋官僚士大夫阶层的政治生态与官场士风,这对于我们深入理解整个北宋时期精英阶层的生存状态与价值观念,无疑是提供了一把不可多得的钥匙。因此,这种研究手段与方法的运用,无疑也是一种颇具学术价值的尝试。三、已故的邓广铭先生在他漫长的学术生涯和指导后学的教学生涯中,总是强调治史的“四把钥匙”——年代、地理、职官、目录的重要性。在本书稿中,作者遵循前辈学者的指引,对北宋墓志碑铭中所涉及的地理、职官问题,对北宋个人习惯与墓志碑铭的撰写进行了精审的考订,厘清了此前悬而未决的诸多问题。其结论多发他人未发之覆,堪称弥补了本研究领域的一些空白。例如,作者以范仲淹所撰墓志中所见郡名为例,详尽考证了“碑志所见郡名”“所用郡名特点”,认为范仲淹在撰写墓志时,有意将转运使写为部刺史,知州记为太守;对出土墓志中所见北宋韩琦家族“中散韩公”,作者也进行了令人信服的考释。在陶晋生先生等人的研究基础上,作者利用国家图书馆所藏拓片等信而有据的材料,一一予以廓清。通过这些细致的考证,北宋至南宋时期韩氏家族关系的繁衍与发展的状况也清晰地呈现在世人面前。四、这部著作也是一部将北宋墓志碑铭的撰写及其具体内容与宋代历史研究有机结合的佳作,弥补了宋史研究的诸多不足,同时也为研治北宋政治史和相关领域的学界朋友提供了一些有益的参考。例如,本书用专章通过北宋墓志碑铭的记载对北宋一朝政治史的发展演进过程分三个时期进行了细致的考察。如对于宋初政治,作者透过碑志文内容与墓志碑铭的撰写,对“北宋建立及统一的若干侧面”“宋初对辽战争”“东封西祀与墓志碑铭的撰写”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对于北宋中期政治,则透过墓志碑铭中的记载,就“碑志文中刘太后的负面形象”、宋仁宗明道二年(1033)废后事件的碑志文撰写以及“范仲淹集团”进行了解析和论证;对于北宋晚期政治,作者从“顺应政治潮流的碑志文撰写”“不敢求铭或铭文中表达较为隐晦”“坚持原则据实直书”等三个方面考察了这一时期的特殊政治环境和政治气氛。其论证过程是严谨的,其诸多结论性的意见也从一全新的视角揭示了北宋晚期政治发展的特殊轨迹,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从本书还可看出,作者虽然将研究对象侧重于北宋墓志碑铭的具体内容和撰写,但同时也稔熟宋代最重要的文献典籍和相关领域的史料,可以说已经积累了较为深厚的学养,这也就决定了作者在研究过程中能够见微知著,可以通过北宋墓志碑铭的研究洞察北宋历史发展的诸多层面,并得出中肯、独到和发人深省的见解。这种将宋代墓志碑铭与其它传世文献典籍有机结合的研究方式,对在相关领域推进宋史研究,其学术价值和理论价值显而易见。五、本专著的另一显著特点,则是整体研究与个案研究相结合。这不仅可使读者透过北宋碑志文撰写及其具体内容洞察北宋168年间历史发展的诸多层面,明晰其发展规律,而且也可通过一些典型性案例的深入了解,深化相关领域的学术探讨。如作者选取了孔道辅墓志铭和欧阳修撰范仲淹神道碑这两个精典个案进行了细致而深入的考察和辨析,精彩之论随处可见。关于前者,作者利用其墓志碑铭撰写和具体内容,对孔道辅“墓志铭”与“后碑”进行了周严的文本分析,对有关其世系、谏官事迹、两次出使契丹、废郭皇后伏 请谏事件、后嗣情况、宋真宗大中祥符年间天庆观击蛇案等方面均进行了令人信服的考索、分析和论证,精彩之处甚多。如作者通过深入细致的辨析,认为“张宗益作孔道辅后碑不但是为了使孔氏的生平功绩传信后世,而且还是用以否定王安石撰其墓志铭的手段。也只有理解了这一点,才会明白何以在在聊聊数百言中,出现了材料取舍方面‘详人所略、略人所详’的偌大差异,甚至连世系之详略亦不愿意有丝毫雷同之处”等等,颇有见地的此类论述甚多。欧阳修撰范仲淹神道碑一事,是当时和此后北宋官场和士大夫圈内较为重要的事件之一。由于该事件涉及北宋中期的政治生态,涉及几大豪门家族之间的是非恩怨以及范仲淹、吕夷简等人的身后评价等复杂因素,素为研治宋代政治史的诸多研究者所重视,且见仁见智,一直存在着较大分歧。作者在本书中对所谓“吕范结仇”原因进行了再辨析,认为“吕范结仇与范仲淹第一次遭贬无关”,对宋仁宗明道二年(1033)废后事件中的吕范冲突、吕范结仇与景祐三年(1036)政争、“范仲淹神道碑”的撰写过程及争执等当时政治生活中的重要事件进行了严谨细腻的考察,认为欧阳修撰范仲淹神道碑时是“考虑了诸多的限制因素,下笔时处处谨慎,不仅迁延数年方才完成,而且为了弥合吕范之间的矛盾,更是有意回避、模糊化处理吕夷简对范仲淹排挤陷害的事实”,这诚为符合历史事实的中肯之论。综上所述,仝相卿博士《北宋墓志碑铭撰写研究》一书史料翔实,网罗宏富,取材精审,是在充分占用史料、并对史料进行认真研究的基础上完成的,是这一研究领域的见功之作——虽然其中的若干观点还可进一步展开讨论。本书的出版将为学界增添又一别开生面的佳作,这确为可喜可贺之事。行文至此,笔者还想说几句蛇足之语。在我个人看来,相卿博士应该是当下学界优秀的青年才俊之一,也应该是最具发展潜力的年轻学者之一。截至目前为止,他已分别获得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青年项目“北宋墓志碑铭撰写研究”和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出土北宋墓志整理与研究”,并已在一些重要的学术刊物发表了一系列具有较高水平的学术论文,这些研究及其学术水平为作者顺利完成难度较大的《北宋墓志碑铭撰写研究》一书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因此,本书作为研究项目的阶段性成果,应该可以说是圆满达到预期的目的。本书之所以能在该研究领域取得成功,并为学界做出贡献,应归因于作者严谨笃实的学风、一丝不苟的治学理念和尽可能追求完美的科学精神。此外,相卿博士与海内外学界的众多前辈学者和同辈学人均有着热忱、真挚和密切的学术交往,并因为对学术的挚爱和对学术真谛的追求,多年来,在利用网络媒体推介和传播宋史研究成果等公益活动方面也耗费了大量时间,做出了重要贡献。在处事为人方面,他恪守中国传统文人尊师重道的传统规范;往往不计个人的名利得失,对学界需要帮助的朋友总是尽其所能、毫无保留地施以援手,颇具古道热肠;他治学充满灵性,努力追求真知卓见,处事宽厚,个性友善、随和包容,以至其母校的一位前辈学者曾在多年前和我聊天时称他是“人见人爱”。这些言辞虽然游离了有关本书稿内容及学术评价的主题,但我认为,在未来的学术生涯中,这些品质会对他以后的学术成长大有裨益。期待着将来能不断读到仝相卿博士的新著。2019年1月撰于华中科技大学喻家山麓
关键词: 墓志  中国  北宋  碑刻  

元代畏兀儿内迁文学家族变迁研究:以偰氏、廉氏家族为中心

作者: 杨绍固
出版日期:2020-05-01
浏览次数:59次
简介: 本书利用我国和韩国保存的元代文史资料结合图书馆藏家谱文献,对元代内迁畏兀儿氏、廉氏两个文学家族的形成与变迁情况进行了详细地考论,时间上跨越元明清三朝。元代早期从高昌回鹘内迁的氏、廉氏家族在不断地学习、传承儒家文化,尽管后来分化为隶属不同民族的多个支系,但在家学传承方面数百年来连绵不绝,见证了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下华夷涵化的过程。本书对编寨于清代的侠氏、廉氏家族的家谱文献进行了详细地考证,显示出作者在文献搜集和整理方面的坚实基础。尤为难得的是广泛搜集了迁入朝鲜半岛侠氏家族分支的汉籍文史资料,见证了以汉语为载体的中华文化对朝鲜半岛有巨大且持久的影响力。总之,本书对元代畏兀儿内迁氏、廉氏家族的世系、家风家学、人物交游、文学创作等方面做了认真地考证和分析,是目前对这两个元代著名的文学家族较为全面、系统开展研究的一部专著。
关键词: 文学家  家族  中国  元代  
上一页 1 2345678910下一页  第 /55页  跳转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地址:北京西城区鼓楼西大街甲158号 邮编:100720

产品咨询:张老师 咨询电话:010-84083678 邮箱:95133307@qq.com

京ICP备05032912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