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总库    

学科分类

民族器乐的历史发展与现代教学艺术

作者: 马立婧
出版日期:2016-01-01
浏览次数:35次
简介: 我国的民族乐器历史源远流长,以品种丰富、独具特色、自成体系闻名于世,是中华民族音乐文化中的瑰宝。自古以来,勤劳智慧的我国各族人民在长期的劳动生产和社会生活中不断学习和创新,制作出富有地方特色的多种多样的乐器,并且在与外族文化进行交流与融合时,吸收引进了大量的外来乐器,从而形成了我国特有的乐器和器乐文化发展史。关于民族乐器的起源,有一个美丽的传说:黄帝时代有个叫伶伦的音乐家,他到昆仑山上采竹为笛。恰巧有五只凤凰飞过发出鸣叫,他就以此声定出音律。于是,就有了五声音阶的音乐和发声优美的管乐器了。有实物证实的乐器是浙江河姆渡文化遗址出土的骨哨(距今6900余年)和仰韶文化遗址西安半坡村出土的距今六七千年的埙等。它们恐怕是目前所知中国最早的乐器。但在此之前,是否有实物的乐器呢?恐怕是有的。如原始人在庆祝狩猎成功跳起欢乐舞蹈时,会吼叫,同时必然产生一些由拍击、踩踏身体某部位制造出的简单的旋律。坐在木头旁边的稍微愚钝一点儿的人会忍不住用木棍敲击木头来制造伴奏节拍,以矛和棍的撞击声来模仿。这些人,可能就是最初的音乐家,这些木头,可能就是最初的乐器。据统计,最早的乐器有:(1)圆形的、悬挂着的石锣,它在

昆曲在北方的流传与发展

作者: 朱俊玲
出版日期:2015-10-01
浏览次数:32次
简介: 本书是第一部全面、系统研究北方昆曲发展史的专著。明代戏曲音乐家魏良辅在流传于苏州民间的昆山腔基础上,创造出“水磨调”。新声腔在原“昆山腔”的基础上集中了南曲柔媚婉转的特点,同时又吸收了北曲慷慨激昂的唱腔,新腔演唱的戏剧在吴中大受欢迎。1421年明朝都城由南京迁往北京后,随着全国政治和文化中心的北移以及北京经济的繁荣,嘉靖时期始,南方新兴诸声腔,开始传入北京,改变了宫廷演戏仅以院本、北杂剧承应的情况,明末昆曲传入北京,主要以宫廷演出、家班演出、职业戏班演出三种形式存在。从明末到清中叶,昆曲在北方经历了一段辉煌的历史:宫廷大戏的编纂,家庭戏班、职业戏班演出繁盛,产生了《长生殿》《桃花扇》这样的经典之作。但是,明清时期昆曲在北方的流传与发展是不平衡的。明万历年间到明末,昆曲在北方除了在北京的流传和演出比较彰显外,天津、河北、山西也有昆曲的演出,但北方其他地区目前还未见记载。清代北京、天津、山西等地昆曲的演出比较繁盛,辽宁、内蒙古、宁夏、甘肃、新疆等地区也有昆曲演出。清朝后期到民国年间昆曲开始衰落,昆曲在北方的延续主要依靠王府昆弋班、河北民间昆弋班演出折子戏维持,20世纪40年代专业班社消失后,昆曲在文人的曲社活动中延续着。新中国成立以后,自20世纪50—60年代中期,中央政府对戏曲的政策经历了从“改戏、改人、改制”到“现代戏、传统戏、新编历史剧三并举”方针的转变,反映出意识形态对文艺事业发展的影响力。这两个时期昆曲界分别以浙江省昆苏剧团《十五贯》和北方昆曲剧院的《李慧娘》为突出标志。《十五贯》所引起的“一出戏救活了一个剧种”的效应,成立了包括北方昆曲剧院在内几个专业昆曲剧团。“文革”时期北昆的《李慧娘》从短暂的辉煌巅峰跌入被批判的深渊,甚至成为“文化大革命”的导火索之一。十年“文革”极“左”路线把艺术“政治化”推向极致,包括北方昆曲剧院在内的昆曲专业团体全部被解散,刚刚恢复生机的昆曲事业受到重创。“文革”结束后,各界拨乱反正,昆曲艺术如沐春风,北方昆曲剧院也恢复了建制。北方昆曲剧院在恢复传统老戏的基础上,挖掘了《牡丹亭》《西厢记》《琵琶记》等文学经典剧目,近几年又新排了《宦门子弟错立身》《陶然情》《续琵琶》《红楼梦》,尤其《红楼梦》的创排成为北方昆曲剧院发展史上新的里程碑。本书最后还对南北方昆曲的艺术风格以及北方曲社、学校对北方昆曲传播和教育作了探讨,对当代昆曲艺术生存与发展问题以及昆曲艺术的未来发展做了展望。最后的附录部分为笔者2011年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东亚所做访文学者时的研究成果《纽约海外昆曲社对昆曲发展的贡献》论文。
关键词: 昆曲  戏曲史  

山东柳子戏音乐文化研究

作者: 何丽丽
出版日期:2013-11-01
浏览次数:29次
简介: 一 关于“柳子戏”清初以来,戏曲界素有“南昆、北弋、东柳、西梆”四大声腔之说,关于此划分的最早记录来自清朝嘉庆八年(1803年)小铁篴道人《日下看花记》“九月重阳后五日”自序“有明肇始,昆腔洋洋盈耳,而弋阳、梆子、琴、柳各腔”的记载。1014264“南昆、北弋、东柳、西梆”1014265这一称呼的明确出现是在齐如山《京剧之变迁》中:“清初尚无二黄,只有四种大戏,名曰南昆、北弋、东柳、西梆。”1014266此称呼出自观众之口,抑或精通戏曲的专家之口,现在已经难以弄清。但是中国东西南北流行这四种声腔却是不争的事实。柳子戏是流传于山东、河南、安徽、江苏、河北等省部分地区的古老剧种。属弦索声腔系统,1014267其唱腔是元明以来流行于民间的俗曲小令的基础上逐步衍变发展而来。由于早期用三弦作为主要伴奏乐器,因此流行于运河以东的曲阜、泰安、临沂、莒南、沂南一带的柳子戏,习称为“弦子戏”;黄河以北称“北调子”、“百调子”或“糠窝窝”;在临清(旧清平县内)则称为“吹腔”。1014268在历史上,东柳不仅具体指流行于山东的柳子戏剧种,并且亦指一种戏曲声腔——弦索腔。如齐如山在《京剧之变迁》、梅兰芳在《东柳重青》中称:皮簧腔未盛行前,中国的流行曲调有南昆、北弋、东柳、西梆。1014269上面所称四种不同的戏曲形式,是指“曲调”即声腔而言。如“西梆”指流行于我国西部的梆子腔,并非指同源异流的哪一个梆子腔剧种,“南昆”、“北弋”亦如此,所以,当时所说的“东柳”,可以理解为流行于我国东部地区以柳子戏为代表的弦索声腔系统。1014270廖奔、刘彦君在《中国戏曲发展史》中认为“东柳”为弦索腔在山东的一支,即柳子戏,“西梆”为西秦腔扩展而成的梆子腔,反映出时人对于清初四大声腔分布情况的基本判断。1014271余从在《戏曲声腔剧种研究》中指出“东柳”就是指以演唱俗曲为主的柳子戏。柳子戏,又称弦子戏,在临清地区叫吹腔。用三弦、笙、笛等乐器伴奏。所唱曲调有〔柳子〕和惯称为“五大曲”的〔黄莺儿〕、〔驻云飞〕、〔山坡羊〕、〔锁南枝〕、〔耍孩儿〕(〔娃娃〕)。1014272纪根垠在《柳子戏简史》中指出:“虽称‘东柳’,流行地域决不限于东海之滨;实则是和弦索腔系姊妹剧种息息有关、血肉相连的。”1014273还指出所谓“东柳”,除单指柳子戏外,其包括的范围也只能限制在弦索腔系中,即“明清俗曲系统”之内。也就是说,“东柳”只能被作为由俗曲基础上发展而成的戏曲剧种的“统称”或“泛指”,而不能超其负荷,容其不能容之量。1014274综上所述,笔者认为所谓“东柳”,有广义与狭义之分。广义地说,“东柳”是一种声腔名称,即除指柳子戏外,其包括的范围,限定在弦索腔系中,即“明清俗曲系统”之内。即“东柳”只能被作为由俗曲基础上发展而成的戏曲剧种的“统称”或“泛指”,而不是特指柳子戏。严谨地说,山东柳子戏是“东柳”的代表性剧种,是“东柳”的一部分,但“东柳”不仅只指柳子戏一个剧种。宏观上看弦索腔系的地理位置,其主要流传之地在中国版图方位属东,南北跨鲁、豫、冀、苏、晋、鄂等地,故命名“东柳”。此种划分与前“南昆、北弋、西梆”采用的是一种思路和概念界定,是指四种大的声腔系统,而非特指一种地方剧种。狭义地说,“东柳”特指柳子戏。柳子戏,山东省地方戏曲剧种之一。20世纪80年代仍在山东、河南、河北、苏北境内流行的古老剧种,是弦索声腔系统中具有代表性的古老剧种之一。以演唱由元明清以来中原一带流传的俗曲(包括柳子调)为主,并承受了高腔、青阳、昆腔、罗罗、皮簧等声腔的部分剧目及唱腔。它与大弦子戏、罗子戏、卷戏等关系密切,互有影响,都用三弦、笙、笛作为主要伴奏乐器(柳子戏用横笛,其他用锡笛或大笛),故流传在曲阜、泰安、临沂、莒南、沂南一带的柳子戏,习称为“弦子戏”;黄河以北称“北调子”、“百调子”或“糠窝窝”;在临清(旧清平县治内)则称为“吹腔”。1014275今主要流传之地在山东省、河南省、江苏省。在此定义上,主要流传之地“山东省”位于中国版图之东部,名称中又恰好有一“东”字,在名称上起到了特指与强调的作用。本书做狭义上的“东柳”研究,即山东柳子戏的音乐及文化研究。二 山东柳子戏研究的现状柳子戏的研究最早开始于20世纪50年代。1951年,山东省文联地方戏曲研究室曾在泰安县北白楼村进行过调查研究,记录数十支曲牌。1953年,华东戏曲研究院组成“山东地方戏曲调查小组”,进行了一定的调查访问。1953年冬,山东省文化局派纪根垠等到菏泽地区对柳子戏进行进一步的探索和研究。1954年,纪根垠、徐筱汀等专家从曹县、徐州等地选拔出部分剧目参加山东省地方戏曲观摩和迎接华东区戏曲汇演,并整理了《孙安动本》、《玩会跳船》等剧目。60年代初,柳子戏进京汇报演出,《孙安动本》获得好评。60年代中,“文化大革命”开始,《孙安动本》被指为与《海瑞罢官》一样是 “一根毒草”,随着大批古装剧目的禁演,各地柳子戏剧团相继撤销,至1979年1月才得以恢复。1979年之后,部分学者陆续为《中国大百科全书·戏曲曲艺卷》(1983)、《山东地方戏曲剧种史料汇编》(1983)、《中国音乐词典》(1985)、《中国戏曲志·山东卷》(1994)、《中国戏曲剧种大词典》(1995)等撰写了柳子戏剧种介绍,对原有的资料不断进行丰富和充实。(一)曲谱和音像资料整理《中国戏曲音乐集成·山东卷》编辑委员会编著《中国戏曲音乐集成·山东卷》(下卷)(1996)从柳子戏的历史发展概况、唱腔的分类、唱腔的艺术特征、乐队与伴奏四部分进行概述。唱腔的分类包括明清俗曲类和客腔类曲牌。唱腔的艺术特征从词格、板式、宫调、语言音韵与演唱特点等方面进行论述。乐队与伴奏部分包括乐队的编制、主奏乐器、伴奏手法、文场曲牌、武场锣鼓经等。后附有柳子戏曲牌一览表,其中列举了柳子戏的五大曲、复曲、单曲、小令、上下句体曲牌、〔青阳〕、〔高腔〕、〔乱弹〕、〔昆调〕、〔罗罗〕等曲牌以及柳子戏的各种板眼形式。谱例中收录了13个五大曲曲牌、15个复曲、20个单曲、10个小令、3个柳子、2个赞子、6个调子、4个序子,客腔曲牌包含6个〔青阳〕、6个〔乱弹〕、1个〔罗罗〕、3个〔昆腔〕、5个〔高腔〕。器乐曲牌收录了21个丝弦曲牌、27个唢呐曲牌、9个锣鼓经曲牌。全书从整体上对柳子戏进行了概括的介绍。《中国戏曲志·山东卷》编辑委员会编著的《中国戏曲志·山东卷》(1994)收录6个唱腔曲牌。以上两书出现的所有曲谱在《柳子戏音乐曲牌大成》(2000)与《柳子戏唱腔精选》(2003)中均有收录。段雨强、张云生等主编的《柳子戏音乐曲牌大成》(2000)收录了516个曲牌唱腔。147个器乐曲牌,其中包括33个丝竹曲牌、30个唢呐曲牌、39个唢呐带词曲牌、45个基本锣鼓经。20个现代戏和传统戏优秀剧目唱腔。全书共收录了唱腔、器乐等683个曲牌和唱腔,可见柳子戏音乐的丰富玄妙。在段雨强、张云生、侯俊美等主编的《柳子戏唱腔精选》(2003)中,艺人形象地将柳子戏的唱腔特点形容为:“小旦唱的颤微微,小生唱的云上飞,青衣哎哎水中漂,花脸横磨声如雷。”书中整理了14个传统保留剧目,60个唱段;26个新编移植剧目,100个唱段;21个现代剧目,96个唱段;全书共收录256个唱段。音像方面:1962年,上海电影制片厂摄制《孙安动本》(黄遵宪、张春雷、李艳珍等版本)。2004年,山东省柳子剧团出版杨春伟柳子戏个人专辑。2007年,山东文化音像出版社与山东省柳子剧团合作,录制了《柳子戏唱腔荟萃》(CD),为保存年代久远的老版本盒带转录而成。2007年7月30日至8月1日山东省柳子剧团在香港演出柳子戏传统剧目并且录制了《柳子戏集锦》(传统剧目香港演出版)(DVD):《孙安动本》(杨春伟、陈媛等版本)、《五台会兄》、《白兔记》、《张飞闯辕门》、《玩会跳船》、《关羽斩貂蝉》、《揽馆教书》、《观灯》、《捉刘氏》。(二)柳子戏源流研究纪根垠著《柳子戏简史》(1988)为中国戏曲剧种史丛书之一,是中国第一本关于柳子戏的史学专著。著作由柳子戏的形成、成长、兴起、艺术特色、衰落与复兴五部分组成。在第一部分里,纪根垠提出至今为戏剧界公认的概念:“柳子”是明清以来民间流行的俗曲曲调之一,曾经作为流行的曲调,被说唱形式吸收。后来逐渐积累了一批剧目,经与弦索表演唱结合后形成独立的声腔剧种—柳子戏,流行范围逐渐扩大。所谓“东柳”,除单指柳子戏外,其包括的范围也只能限制在弦索腔系,即“明清俗曲腔系”之内,也就是说,“东柳”只能作为由俗曲基础上发展形成的戏曲剧种的“统称”或“泛指”,而不能超其负荷,容其不能包容之量。此书内容以文学剧本、史类资料分析为主。段雨强、张云生、刘元贞主编的《柳子戏史料汇编》(2003)收录了声腔源流文章37篇,评论文章38篇,报纸文摘97篇,音乐述评15篇,表演评介18篇,全书共有论文205篇,书中最后一部分介绍柳子戏名伶传记59人。该书包括了1959年至2002年的所有关于柳子戏的史料,为研究者提供了珍贵的历史文献资料。段雨强等主编的《柳子戏图像大观》(2004)以图像的形式介绍柳子戏,其中包括国内外的演出照、领导来访照、脸谱、柳子戏剧团历史照,几代柳子戏演员的演出排练照、获奖照等,历时从1959年到2003年的有关柳子戏剧团的部分图像,为研究者提供了较为全面的图像资料。(三)柳子戏文学剧本的相关研究临清田庄道光年间吹腔戏(柳子戏在当地称为吹腔戏)手抄本共有吹腔戏剧目40个。这批清代吹腔戏的珍贵抄本,有的附录着缮抄年代,如《摘锦录》后尚存“道光三十年(1850),新正上浣,漯阳郡延平田化龙淬锋氏题”的字样,抄录剧本二十余出;《雷峰塔》一剧,缀有“咸丰元年(1851)辛亥年云崧氏录本”; 1014276《虎牢关》后注明“同治三年”(1864)抄写,署名松亭者抄录。《山东地方戏曲传统剧目汇编—柳子戏》(一至十集)(内部资料)是山东省戏曲研究室汇编的柳子戏剧本,汇集了鲁西临清田庄、鲁西南菏泽一带的部分剧目76个。1014277书中故事情节完整,角色分类齐全,标有唱腔曲牌提示,具有弥足珍贵的文学与艺术价值。山东戏曲研究室的马建中研究员整理了部分柳子戏剧本,其中有的是在《山东地方戏曲传统剧目汇编—柳子戏》的剧目基础上修订的;有的是剧目名称相同但故事情节不同的,如改金牌A、改金牌B、改金牌C、改金牌D等;有的是新剧目。目前还没有整理完毕,尚未公开出版。该剧本共有剧目93个(详见附录1)。马建中告诉笔者,该书稿约七至十年才能最后完成,将用于《山东省文化志》之序志《戏剧篇》的编纂,全稿约56万字。在期刊文章中,王建发表了《柳子戏的蒙太奇运用—对一种戏曲特例的分析》(2005)、《晚清民国时期柳子戏的现代转型初论》(2005)、《柳子戏近现代流布综考》(2006)、《中国戏曲格局中的柳子戏》(2006)、《柳子戏水浒剧目研究》(2006)、《柳子戏传统剧目文学价值引论》(2006)、《论柳子戏的现代转型之路》(2007)等七篇论文,此几篇论文均为其硕士学位论文《晚清民国时期柳子戏的历史转型与文学价值》(2004)的分章节,主要是从文学的角度对柳子戏的剧本、流布、价值加以论述。(四)柳子戏音乐形态研究高鼎铸著《柳子戏音乐研究》(1995)一书,全书由概论、唱腔曲牌简析、乐队与伴奏音乐、柳子戏音乐的继承与发展四章组成。第一章论述了柳子戏的唱腔音乐构成及艺术特征。第二章对明清俗曲类中的五大曲、复曲、单曲、小令、明清俗曲类中的齐言体曲牌、客腔曲牌进行了分析。第三章论述了乐队、乐器与伴奏方法,以及文场音乐与打击乐的特点。第四章论述了柳子戏音乐的继承与发展,对柳子戏的继承与保存提出呼吁,并鼓励唱腔的改革与创新。该书以柳子戏音乐本体研究为主。(五)柳子戏演员专题研究及其他段玉强、刘玉端著《张春雷与柳子戏》(2004)一书,采用了音乐人类学的研究方法,论述了张春雷的艺术生涯和艺术造诣以及对柳子戏的贡献。在柳子戏的传统剧目的200余出戏中,其中凡花脸、红脸、大生戏,张春雷大多上演过,为柳子戏的发展作出了突出的贡献。《中国大百科全书·戏曲曲艺卷》(1983)、《中国音乐词典》(1985)、《中国戏曲剧种大词典》(1995)等工具书类,《山东地方戏曲剧种史料汇编》(1983)、《山东戏曲音乐概论》(2000)、《山东戏曲论稿》(2000)、《齐鲁特色文化丛书—戏曲》(2004)等山东地方戏曲通论,《中国戏曲通史》(上中下)(1980)、《中国戏曲志·山东卷》(1994)、《中国戏曲发展简史》(全四卷)(2000)、《清代戏曲发展史》(2006)等诸多的戏曲通论著作中,提到弦索腔系时必涉及柳子戏,但均为简介式的说明。上述研究,对于明末清初兴盛的一个声腔系统来说,尽管为数不多,但为后来的研究者奠定了基础。特别是《柳子戏简史》与《柳子戏音乐研究》两书分别从“纵向”与“横向”的视角进行论述,对柳子戏理论的研究颇有价值。
关键词: 柳子戏  戏曲音乐  研究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地址:北京西城区鼓楼西大街甲158号 邮编:100720

京ICP备05032912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