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纠错 引文

当代语言学理论与应用研究

Theories and Applications of Contemporary Linguistics

ISBN:978-7-5004-9276-4

出版日期:2010-12

页数:559

字数:588.0千字

点击量:6932次

中图法分类:
出版单位:
关键词:
专题:
折扣价:¥43.2 [6折] 原价:¥72.0 立即购买电子书

图书简介

刘国辉教授善于思考,勤于笔耕,现在呈献在学界面前的是他的第五本著作。十年工夫,四十个专题,几十万字,这是很不容易积累起来的。一方面是时间、精力的凝聚,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学识、理论的深化和研究意识的提炼。一位学者,面对自己这样的成果,值得安慰;向学坛展示这样的成果,值得同行关注。成果的具体内容,读者可以在阅读中自行领会和评价。这里只是谈一谈这四十个专题背后所蕴涵的一个重要问题:语言学研究的战略考虑。这是研究意识提炼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

作为一位博士教授,研究的选题不是随便定的,它应该同他的语言学科研究的战略问题的考虑联系在一起。战略问题同战役战术问题不同。战略是把握战争全局的规律的东西,是筹划和指导战争全局的方略:对一段较长时期的语言学研究的全局作出筹划和指导,以其获得预期的发展及其成果,这是语言学科研究的战略问题;在一定计划内写两三篇论文,这些可能是战役战术的问题。换句话说,语言学研究的战略是用以比喻在一定时期指导语言学研究的全局的方略,从而形成一系列的选题、措施、步骤、运作以及对不确定的、临时的因素作出的判断和应对;对个别的、离散的研究题目的考虑不能代替学科研究的战略问题的考虑。这样的全局性方略是同更大范围更长时段的研究发展情状和趋势联系在一起的,是更大范围语言学研究的宏观战略的一部分。

科学研究是人类谋求和谐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手段,全部的学科研究构成科学研究的整体。一个国家的科学研究活动是一个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战略的一部分。学科研究作为科学研究的一部分,其战略具有很强的目的性,是为国家和人类的发展服务的。从全球来说,它从本学科的具体研究的目的出发,为人类的发展服务;从一个国家来说,这个国家的科学研究以及具体的学科研究的战略,体现了国家人民的根本利益,体现国家发展的路线、方针和政策,体现了国家的国防安全的考虑、科技文化发展的设想、人民生活素质改善的要求,是为国家的政治目的服务的;从个人来说,它是在考虑世界科学研究和本学科的发展趋势下,在国家和某一地方(省、市、本单位)的总体战略发展的宏观指导下,根据自己的专业特长、兴趣爱好和可能的资源,在某个专业领域开展学科研究,谋求个人尽可能的发展,并力求与集体发展相一致。从刘国辉教授的这些选题可以看到这一点。

制定学科研究的战略,是为了取胜,是为了在现有的主客观条件下努力作出成绩,取得成果。制胜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学科研究要取得学术成果;二是一定意义上也是与同行的竞争,力图在某些方面赶上或优于同行。同国际和/或国内的同行竞争,把自己做强做大,说到底还是为了把这个学科的研究做精做深。要取得成果就要对科学研究中的难题有制胜的决心和本领;要在与同行的竞争中脱颖而出,也要有一定的制胜的措施。在这个意义上说,学科研究战略在制定和实施上都要针对一定的对象。就学科的研究来说,要弄清难点重点、抓住制高点或突破口,把重点难点或制高点、突破口作为这一战略要制胜的对象;就同行之间来说,他们既是相互切磋的战友,又是竞赛的对手,常常会发生商讨和质疑。因此,不妨有一点谁能更快、更高、更强的意识,看看在关键问题上的“攻关”谁能取得实质性的进展,在这样的意义上把竞争的同行作为取胜的对象是有一定的积极意义的。这些都要有制胜的意识和设想,确定适当的制高点和目标,有针对性地进行学科建设,使用好力量和资源,掌握攻关的特点和规律,采取多种形式和方法,扬长避短,以期取得预期的研究效果,这是战略制胜的基本内容。无论是要取得学术成果还是要在与同行的竞争脱颖而出,最直接的表现形式是要超越自我。在学科研究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里取胜,其实很重要的是超越自己,使自己更快、更高、更强。回顾刘国辉教授近年同往年的选题,比较其深度、广度,比较所涉及问题的现实意义和理论价值,比较其新颖性和独创性,看看是一直在原地踏步还是有所超越,读者就会有所感悟。语言学研究战略的考虑,还有几个“需要”值得注意:

首先,需要有明确认定的研究视角(perspective),例如是研究理论语言学还是研究语言教学研究?是研究语义、语用、句法还是研究计算语言学、社会语言学、翻译研究?是持生成的观念还是持认知、功能的观念?是做实证研究还是做理论研究,如此等等。作为个人,以上各项在一段时间里,最好以一两项相关的内容为宜。兼做多项,结果可能徒得虚名,因为即使是做一项,也不易真正做出点有创见的成绩来,遑论多项了;样样蜻蜓点水,浅尝辄止,体现不出一种战略的考虑。相反,在自己比较熟悉或比较专长的项目上深入开拓,精益求精,有所创新,打上自己的印记,这要比样样行的“万金油”式的学者要好。

其次,需要有明确的战略定位(position),要根据实际情况和比较,将自己置于一个恰当的学术位置上,尽量在这个位置上发挥大的作用,并为未来可能的定位上升作出铺垫。作出战略定位既是为了能在现阶段有合理的发力点,努力完成当前的研究工作,更是为了不断积聚力量,能在不久的将来跨过这个定位,向新的定位目标前进。

最后,需要将战略考虑具体体现在对研究问题(problem)的设定上。语言学研究有许许多多的问题,上文提到的研究的难点、重点、制高点或突破口,具体就体现在“问题”上。有些问题的解决,只能在个别问题上,在小范围内、局部范围内有影响;有些问题的解决则会有比较大的影响;有些问题处于语言学研究问题链上离散的地位,有些问题可能触一发能动全身,揭示一些比较关键的问题;有一些问题只能“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有些问题会有“延续效应”,一旦启动,可以把问题引向纵深发展,使研究课题一个接着一个发展下去。总之,作为学科研究的战略考虑,研究题目的设定,很大程度是同战略目标连在一起的,问题的选定要同战略定位相一致。那么,为什么要考虑战略问题?

从一般层次来说,做任何事情都会有两种做法。一种是有计划、有考虑、有安排、有步骤去做,抓住主攻方向,分清轻重缓急,明确重点难点;一种是想到什么做什么,什么有趣做什么,什么容易做什么,别人做什么跟着做什么,什么紧迫做什么,什么抓到手就做什么,就是上文所说的,“脚踩西瓜皮,滑到哪里算哪里”。两种做法会得到什么不同的结果,这是很容易看得出来的;开展学科研究也一样。从语言学研究的学科情况来说,即从语言学研究在当代的价值来说,考虑战略问题还有其特殊意义。

语言学研究及其创新和发展,离不开时代环境的变迁和发展。讨论语言学学科发展战略这样的议题,同样需要考察历史和时代变化带来的实质和机遇。当代语言学科在我国的传播和发展就是这种实质和机遇带来的时代之势所促成的,因为当代语言学在当代的前沿学科生命科学和信息科学中有着重要的作用,同时也在促进世界各国的文化和语言交流中起着重要的作用。我国语言学的研究工作者就是顺着这个势,在努力探索语言研究如何为生命科学和信息科学等学科服务和为与各国进行文化交流之理中成长的。我国语言研究有着很长久的历史。在我国,语言科学产生于近代,深化于现当代,并随着我国现代化的进程、随着我国的生命科学和信息科学研究的深入展开以及文化语言交流研究的深入展开,成为世界有关研究的一部分,对语言学研究也就提出了当代的要求。20世纪,科学研究取得了惊人的成就,人类不仅探索了太空,而且还潜入深海,破译了基因,释放了核能——这些都是20世纪科学所要解决并且已经解决了的问题。21世纪的科学要在既有成就的基础上,所要关心的重要问题转向人的自身问题。一方面是继续致力于人工智能的研究,参照人的智能来解决机器智能的问题,如人工智能的标准、人工智能与人类智能的异同、人工智能瓶颈问题等;另一方面要搞清楚人的大脑是如何工作的、大脑是如何产生认知的,了解人类语言与认知的关系,以及人类的意识之谜、意向性问题、心理因果性问题、自由意志问题、无意识行为的问题、感知问题、自我问题等。这些都是同人自身密切相关,是同生命科学和信息科学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科学研究。这些问题逐步解决就能使人自身获得进一步的解放。这些问题的研究,许多目前还都主要以语言作为工具,因为人的认知、大脑的工作、意识问题、感知问题等研究,语言是其中一个观察的主要“窗口”,这就回到语言研究上来。事实上,当代语言学理论大体是沿着语言—认知—语言的路向深化的:作为认知科学奠基人之一的乔姆斯基的生成语言学和20世纪70年代以来兴起的认知语言学就不用说了,就拿韩礼德的系统功能语言学来说,韩礼德同他的同事在20世纪末发表了一部重要的著作《通过意义识解经验——基于语言的认知研究》(Construing Experience through MeaningA Language-based Approach to Cognition)也明显地表现了语言—认知—语言的路向。从战略意义来说,语言同认知、心智、意识、感知、意向性等相关问题的许多课题都可能构成语言研究的制高点、重点、难点。我们可以顺着这个势、依照这个理来考虑语言学科研究的战略问题。如果我们的研究脱离了这个大势,我们就会错失了时代所赋予我们的机遇。刘国辉教授的很多论文都涉及语言同认知、心智、意识、感知的关系,体现了重视当代赋予我们的机遇。定了战略,实施时还要进行管理。有常规管理和临时管理。常规性的管理是在战略部署按部就班的实施过程中,利用一定时间对研究的进展进行回顾,对照国内外的进展,看看这样的战略考虑是否恰当,并对时间安排、资源配置和利用、难易预测等作出评估,据此对自己的研究作出必要的调整。临时性的管理可能面临两种情况:一种是觉察到学科的研究面临新的机遇,需要即时作出调整,这是机遇管理;另一种情况是跟风而进,哪样时兴跟哪样,什么火暴追什么,即时改道,仓促上马,跟大队人马挤在一条道上,这是跟风管理,又称危机管理。前者可能带来新起点、新发展,后者可能会带来不太明朗的前景,其结果会使自己随大流,趋于平庸,就像上文说的那样,样样蜻蜓点水,浅尝辄止,体现不出一种战略的考虑和开拓进取的精神。语言学研究的战略考虑体现一种细察明辨当代学术发展趋势的科学精神、努力进取又实事求是的学术风格、抓住机遇力求创新的研究理念。跟风反映了一种着急不耐烦的心态,这种急于求成的学风可能会对语言学研究带来消极的影响。

刘国辉教授的这些成果给我们的启发是:作为语言学研究的战略考虑,既要心怀高远,又要脚踏实地;既要看准前沿,又要立足现在;既要把握重点难点,善于攻关,敢于攻下一些带关键性的有影响的课题,又要实事求是。战略考虑要实实在在,有勇(勇于创新)有谋(谋略如何创新),不要脚踩西瓜皮,滑到哪里算哪里。有如上的一些感想,写下来,权当作序。

徐盛桓

年方七二于河南大学

2010年7月

展开

作者简介

展开

图书目录

本书视频 参考文献 本书图表

相关词

阅读
请支付
×
提示:您即将购买的内容资源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下载!

当前账户可用余额

余额不足,请先充值或选择其他支付方式

请选择感兴趣的分类
选好了,开始浏览
×
推荐购买
×
手机注册 邮箱注册

已有账号,返回登录

×
账号登录 一键登录

没有账号,快速注册

×
手机找回 邮箱找回

返回登录

引文

×
GB/T 7714-2015 格式引文
刘国辉.当代语言学理论与应用研究[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
复制
MLA 格式引文
刘国辉.当代语言学理论与应用研究.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E-book.
复制
APA 格式引文
刘国辉(2010).当代语言学理论与应用研究.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复制
×
错误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