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纠错 引文

资本经济学道 法 术 技

ISBN:978-7-5203-9906-7

出版日期:2022-05

页数:682

字数:533.0千字

点击量:5205次

中图法分类:
出版单位:
关键词:
专题:
基金信息: 河北省社会科学重要学术著作出版资助项目 展开
折扣价:¥112.8 [6折] 原价:¥188.0 立即购买电子书

图书简介

从20世纪80年代起,“西方经济学”逐步成为中国经济学界的主流,以至其推崇者干脆废弃带有地域性的“西方”二字,代之以“现代”这个既表示时代又表示先进、主流的词儿。

号称一统天下的“现代经济学”,主要由“微观”和“宏观”两部分构成,其内容取自19世纪后期以来由英美及部分欧洲经济学家的著述,代表人物在“微观”部分是马歇尔,在“宏观”部分是凯恩斯,而将他们的著述编制成体系的,主要是美国经济学家,突出者为萨缪尔森。“现代经济学”除了强调其现代性外,不承认任何属性——国度性、阶级性、制度性,统统消灭于“现代市场经济规律”之中。除了现代性,它只认数量,而“现代经济学”的标志,也是数量的计算、推演、预测。似乎“现代市场经济”是一个没有质只有量的自然的运动过程。

真的如此吗?

“现代经济学家”坚决不承认的共产主义远未实现,而且他们正以自己的经济学拼命反对、阻碍其实现。那么,国家不存在了吗?阶级不存在了吗?制度不存在了吗?它们都存在,而且比历史上任何时代都更明确、显著地存在,并从总体和细节上,全面而仔细认真地制约着每个人的经济利益和生活。“现代市场经济规律”就是国家、阶级、制度共同作用的体现,而以“实证”为标榜的“现代经济学”家却置国家、阶级、制度于不顾,那么,他们单纯地按供需数量关系推演的“现代市场经济规律”,又是从何而来,真的是纯量的“数字经济”吗?

只要“实证”一下我们自己的生活,“实证”一下我们所处的环境,“实证”一下美国大财团对世界经济的控制,“实证”一下日益加剧的贫富差距,“实证”一下我们的思想和行为受到国家权力的无微不至的关怀,“实证”一下大财团利用它们制定并操纵的货币金融体系和机制对全世界劳动者的层层盘剥,就能轻而易举地明确国度性、阶级性、制度性不仅存在,而且比历史上任何时代都更严重地存在。只不过采取了与历史上各时代不同的形式罢了。

“现代经济学家”并不是上帝的使者,也不是地球上自然生出的与人类无关的某种植物,他们是在资本制度下生存的人,是靠出卖脑力劳动而生存的人,因为职业的特殊性,他们只能站在能够购买他们脑力劳动和劳动成果的资本大财团及其控制的国家机构的立场,按照其利益和意愿去“实证”材料,进而设计各种公式和模型,猜测经济趋势,并给大财团及其机构提供获取最大化的“资本边际效率”的建议;为了生存,他们从观念上与自身所在的整个雇佣劳动者阶级相对立;为了自己生存条件更优越些,他们在绞尽脑汁地为大资本财团设计机制、出谋划策的同时,努力改造利用黑格尔所蔑视的“知性逻辑”的诡辩手法,掩饰,甚至抹杀自己学说的国度性、阶级性、制度性所集合的主体性。避谈主体性所决定的主义,隐蔽主题涉及的阶级矛盾,将其主张所追求的资本利益修改为“国家利益”“民族利益”甚至“全人类利益”。为此,他们切断历史,否认与显示国度性、阶级性、制度性的斯密和李嘉图等“古典经济学”的内在联系,进而在论述中避而不谈其学说体系本有的道、法层次,在将它们作为宗旨和原则牢记心中,贯彻于术、技层次的同时,以言辞和数学公式模糊道、法层次对术、技层次的主导,由此制造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客观”表述的没有主体人,只是由“要素”“资源”构成的“现代市场经济规律”。

但是,“现代经济学”的“现代”,仍然是资本主义时代,资产阶级的统治既没有弱化,更没有消除,而是充分利用国家机器,强化资本主义制度,更为全面彻底地控制全世界劳动者的命运和生活。“现代经济学”是有坚定、明确主体性的学说,这个主体,就是资本,是资本所有者阶级,它不是“古典经济学”之后的又一阶级主体的经济学,而是在坚持“古典经济学”主体、主义基础上,以掩饰道、法层次只表现术、技层次的“半截”经济学。一棵大树并不只是地面上的干、枝、叶,它地下的根才是生命之源。对“现代经济学”的认识,不仅要看其地上部分的干、枝、叶,还要看其地下部分的根。为此,就要从它形成和生长的历史全面进行探讨,由此而界定其本质属性,即资本经济学。“现代经济学”不过是资本经济学在现时期的存在形式。

上帝通过“圣经”为教材的神学控制人的信念,资本则以经济学为主要内容的意识形态操纵人的思想。从重商主义起,资本经济学作为资本人格化的思想体系,不断丰富壮大,主导人类生产、生活和社会关系的演变。它比基督教更为切实和牢固地控制人们的意识:极少数人利用资本合理合法的所有其雇佣的劳动者创造的剩余价值,并由之积累、再生产自己的统治地位;绝大多数人为了活命理所当然地顺从甚至感谢资本所提供的被雇佣的机会。资本经济学的实质,就在于从自然权利和社会契约论证这种经济关系的合理与必然:既然世界是物质的,人是物质的一种特殊形态,就要服从自然秩序,而自然权利是自然秩序的核心,它所规定的人身权和财产所有权是物质的人存在的依据。社会契约是自然权利的交换关系,资本所有者购买劳动者的劳动力使用权并所有其生产的价值,是合乎社会契约的,是自然权利的体现。人只要还是物质的存在,就应遵守自然秩序,在自己自然权利的基础上与他人缔结社会契约,而资本雇佣劳动则是最基本的契约。被写作和讲授的那么丰厚深奥的资本经济学,其实质就在论证并维护、实现资本对利润的追逐与所有,进而扩大资本统治势力。资本经济学随资本统治的扩展及其促动的技术进步和社会矛盾演变,行业分化、竞争、垄断,国家管控和企业经营日益复杂和细致,资本所有者及其集合的阶级,通过国家与相关的机构雇佣一大批脑力劳动者,专门从事经济学的研究,探讨、分化、论争,以至用逻辑和数学证明与包装,形成了诸多流派,写出了海量著述,编出了无数公式、模型。乍一看,资本经济学比蒙古大漠的沙尘暴还要气势汹汹,而且派别林立,混杂纷乱,但细究起来,与其他任何统治人类意识的思想一样,它也有自己的主体、主义、主题、主张,进而又表现为道、法、术、技层次。只要从“四主”体会其实质和内容,并从道、法、术、技分析其架构和形式,就可以总体理清并把握这个庞然大物。

我在大学里教的课程首先是经济学说史,讲了二十多年,为此自编了一部教材,并着力进行政治经济学方法论研究。本书可以说是四十余年前那部教材和后来写的《政治经济学方法论史》8481707的继续,其差别在于不是以时间,而是以道、法、术、技四层次从抽象到具体的概念运动为体系,虽然在各章中还是依从历史顺序,但大框架则是从资本经济学的逻辑系统说明其四层次的内在统一。

资本经济学道、法、术、技四层次并不是我从它之外强加于它,也不是事先做好四个筐,把有关内容分装。这四层次的划分,是一个大思想体系由其主体、主义、主题、主张所决定的,是在历史的演进中逐步完成的。而某一学者的关注点是在哪一个或二三个层次,又受当时历史条件和他本人的思维方法制约。如斯密、李嘉图、萨伊处在资本雇佣劳动制全面发展的初期,其资产阶级主体性要求他们关注道、法层次,他们也尽力履行了自己的历史责任,虽也涉及术、技层次,但那是其道、法层次的展开和辅助。而19世纪末的门格尔、杰文斯、庞巴维克、马歇尔等人,则侧重从心理和数理角度构建“科学”的“纯经济学”,有意不谈或少谈道、法层次,只在术、技层次下功夫。这与资本雇佣劳动制已经巩固,其主要矛盾从资产阶级与专制和封建势力的矛盾转化为与雇佣劳动者阶级的矛盾,资本主义之道已经成为“客观真理”密切相关,资产阶级所需要经济学的,并不是向旧势力论证资本雇佣劳动制的合理性,而是探寻如何最大限度地增加利润,壮大资本统治,同时要向雇佣劳动者阶级说清资本家并没有无偿占有其剩余价值。也正是从这个意义上,他们才为资本经济学法层次的辩护和维持环节提供了新要素。而到20世纪下半叶,资本经济学的“主流派”,则干脆不说道、法层次的内容,只从工具化的“微观”“宏观”来论说其经济学。由此,完全掩饰了资本经济学的资产阶级主体性及其主义,并将主题和主张放在如何促进国家经济增长或企业经营。而这也为资本大财团向“社会主义阵营”的国家输出其意识形态,进而改变经济体制和制度提供了方便。以隐“性”改名的手法,不从道、法层次谈主义和社会制度的资本经济学教科书,以“市场经济规律”的名义堂而皇之地传入这些国家,从术、技两层次入手,进行道、法层次的转变。这些看似不论主义和制度的术、技层次,实则是道、法层次主义和制度的具体化,而其推行者在成功地传播了术、技层次思想后,理所当然地要求道、法层次的主义和制度的改变。从20世纪八九十年代至今,资本经济学就这样胜利地占领了作为人类生存基础的经济领地。

以无“性”面目出现的资本经济学,是主体性明确的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不仅抽象地体现于道、法层次,更具体地存在于术、技层次。引入其术、技层次不仅会引发道、法层次变化,而且大资本财团还指使其雇佣的经济学家在术、技层次为其他国家设置了许多只能依附大资本财团的要件,并预设了阻抑其发展的陷阱和地雷。如以GDP增长代替经济发展,只要片面追求GDP增长,就势必打乱经济结构;滥发货币,形成巨大房地产金融“堰塞湖”,时刻危及经济健康发展等。当特朗普秉承大资本财团旨意,发动对中国的经济干预和打压时,他相当清楚如何利用资本经济学预设的陷阱和地雷,而拜登政府运用美元霸主地位准备大打出手的金融制裁,更是以资本经济学多年的渗透作用为必要条件,而其要求中国、俄国等遵守的“规则”,基本内容就是资本经济学,也是大财团榨取、控制地球人的主要机制。资本经济学是大资本财团统治世界、打击对手的重要武器。

资本主义及其制度化,资本通过其经济学对人类的统治达到极致,这是封建主义基督教所远不能企及的。但是,就像以上帝为依据的封建主义会被人类发展所否定一样,以物质为依据的资本主义也必将被否定。作为资本主义思想体系重要内容的资本经济学,因其道、法层次的保守和辩护,不能正视并解决制度和体制的矛盾,只能在术、技层次就经济结构、经营管理进行修修补补,并运用其货币优势在国际经济关系中耍些伎俩。当主流经济学家以工具化思维沉沦于“数理八股文”的写作和以高能计算机演算不断被自己否决的“预测”时,其没落就已不可挽回了。资本经济学主宰人类经济思想和行为的时代,历经几百年,也算是功成名就,但它因主体、主义、主题、主张的局限,以及道、法、术、技层次的矛盾,不可能阻止自身的没落。特朗普和拜登的政治表演,也是这种没落的体现。从理论上说,资本经济学已是“过去式”。但资本统治不会自行退出历史舞台,资本经济学也不可能自行消失。

对资本经济学的批判与资本雇佣劳动制的否定是统一的历史过程。马克思说:“批判的武器当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摧毁;但是理论一经掌握群众,也会变成物质力量。理论只要说服人,就能掌握群众;而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人。所谓彻底,就是抓住事物的根本。但是,人的根本就是人本身。”8481708从马克思开始的对资本经济学的批判,是资本雇佣劳动制主要矛盾次要方面劳动者阶级利益和意识的体现,虽然延续一个多世纪,但受社会主义运动内部矛盾的制约,并没有实质性进展。资本雇佣劳动制矛盾的激化,体现着人类否定这已经几百年的旧制度束缚的内在要求,但这个要求必须有明确系统的理论指导,即马克思说的“能说服人”的“掌握群众”的思想体系指导的社会变革运动才能实现。对资本经济学的批判是否定资本雇佣劳动制的必要环节,在马克思已有的基础上,从人本质发展和人性升华大趋势批判资本经济学这个特殊历史阶段的思想体系,既要承认它的历史必然性,又要说明其历史局限性。以概括现代劳动者阶级主体利益的主义为基本观念,对资本经济学道层次基本观念的资本主义及其展开的法、术、技层次进行系统批判,是否定资本经济学与资本雇佣劳动制,进而建立新的经济制度的必要内容。也是劳本经济学的首要环节。我们是从劳动者为主体的新的时代精神审视已过时的资本经济学,是从人本质发展和人性升华的高度俯察其思想和体系。这是人类在进步过程中思想发展不可回避的任务,也是需要几代人艰苦漫长的努力去进行探讨的课题。

2021年5月31日

展开

作者简介

展开

图书目录

本书视频 参考文献 本书图表

相关词

人物

地点

阅读
请支付
×
提示:您即将购买的内容资源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下载!

当前账户可用余额

余额不足,请先充值或选择其他支付方式

请选择感兴趣的分类
选好了,开始浏览
×
推荐购买
×
手机注册 邮箱注册

已有账号,返回登录

×
账号登录 一键登录

没有账号,快速注册

×
手机找回 邮箱找回

返回登录

引文

×
GB/T 7714-2015 格式引文
刘永佶.资本经济学道 法 术 技[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22
复制
MLA 格式引文
刘永佶.资本经济学道 法 术 技.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22E-book.
复制
APA 格式引文
刘永佶(2022).资本经济学道 法 术 技.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复制
×
错误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