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河图”“洛书”

¥2.6

购买
语音 收藏 纠错 引文

章节信息 目录
作       者:

出版日期:2019-11

字      数: 9140

所属分类:
 关 键 词:
换肤
字号
×

“后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主义吗?

当前显示为试读部分,购买后可阅读全文×

第四节 论“河图”“洛书”

关于“河图”“洛书”,宋代以来学者多有争论,但迄今无人能把它彻底说清楚。推崇者认为河图、洛书是华夏文明的源头,伏羲以之画八卦,大禹以之定九畴;反对者则认为以河图、洛书为画卦作《易》之本、中国文化源头的观点是牵强附会、无稽之谈。[1] 笔者不揣浅陋,也对河图、洛书谈点看法,以飨读者,并冀望就正于海内外方家通人。

一 “河图”“洛书”的学术源流

关于“河图”,今天所能见到的最古的文献是《尚书·顾命》:

越玉五重,陈宝、赤刀、大训、弘璧、琬琰,在西序。大玉、夷玉、天球、河图,在东序。[2]

这是记述了周成王死后,周康王举行即位大典时殿堂中陈列的器物,河图是其中之一。很明显,河图从它第一次在文献中出现时起,便具有帝王受命的色彩。

《尚书》之后,河图一词又出现在《论语·子罕》篇:

子曰:凤鸟不至,河不出图,吾已矣夫![3]

由孔子的感叹,可知河图和凤鸟一样,被古人视为重要的祥瑞,是天命的象征。孔子虽然没有具体说河图是什么,但他把河图解释为黄河所出的图,从而也限定了后人对河图的解释范围。

孔子之后,《墨子·非攻下》也提到河图:

赤鸟衔珪,降周之岐社,曰:“天命周文王,伐殷有国。”泰颠来宾,河出绿图,地出乘黄。

据孙诒让《墨子间诂》考证,“绿”即“箓”[4],那么箓图当是黄河中出现的象征天意的符命之图,也就是河图。《墨子》中的这段话,其中值得我们注意的有如下几点:第一,他也是从帝王受命的角度理解河图的。第二,墨子明确指出了河图出现的时间,就是周文王、武王伐纣之时。第三,墨子还叙述了文武翦商时出现的多种祥瑞,其中“赤鸟衔珪”“河出绿图”,即孔子所说的“凤鸟”“河图”;除此之外,又有“泰颠来宾”“地出乘黄”两种。其中,泰颠是商周之际的贤人,《尚书·君奭》篇周公旦依次叙述了成汤、太甲、太戊、祖乙、武丁等帝王受命时各有贤臣助之,直到文王受命时有虢叔、闳夭、散宜生、泰颠、南宫括等五位贤臣助之。如果说赤鸟象征天瑞、河图象征河瑞的话,那么,墨子当以泰颠为人瑞的象征;至于乘黄,即是黄马象征地瑞。《诗·郑风·大叔于田》:“叔于田,乘乘黄。”如果我们从《尚书·君奭》《尚书·顾命》所透露出的周王朝乃秉承天命而立的文化氛围来看的话,周康王即位时殿堂中所立的器物,无疑都是商周之际周文王、武王所得到的宝物——天命之符;由之也说明了孔子感慨的历史对象,就是墨子所清楚说明的文武伐商之事。河图,就是周文王时黄河中出现的祥瑞。按照顾颉刚“层累地造成的中国古史”观,较之于以后诸说,无疑是孔子、墨子更接近历史的真相。

目录
感谢您的试读,阅读全文需要 购买 章节

引文

×
GB/T 7714-2015 格式引文
于成宝.先秦两汉易学研究[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9
复制
MLA 格式引文
复制
APA 格式引文
复制
×
错误反馈
请支付
×
提示:您即将购买的内容资源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下载!

当前账户可用余额

余额不足,请先充值或选择其他支付方式

请选择感兴趣的分类
选好了,开始浏览
×
推荐购买
×
手机注册 邮箱注册

已有账号,返回登录

×
账号登录 一键登录

没有账号,快速注册

×
手机找回 邮箱找回

返回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