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总库    

学科分类

马克思之后的政治哲学思想:从恩格斯到“后马克思主义”

作者: 欧阳英
出版日期:2019-01-01
浏览次数:32次
简介: 1883年3月14日马克思谢世,但他所创立的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并没有就此停止发展的步伐。马克思之后,马克思政治哲学思想得到了连续不断的推进与发展,这是对马克思政治哲学思想加以续写的过程,也是马克思政治哲学思想能够不断与时俱进的重要反映。马克思政治哲学思想自19世纪中叶诞生至今,毫无间断地得到了长达一个半多世纪的发展,这是人类政治哲学思想史上伟大的发展奇迹。本书力求通过史论结合和尊重文本的方式,对马克思之后的马克思政治哲学思想的变化与发展展开深入的剖析,从而使人们更加清晰地理解马克思政治哲学思想在马克思之后真实的历史发展轨迹,以及思想内容的变化。本书认为,从宏观上看,马克思之后的政治哲学思想有两条大的发展主线:一条发展主线是由恩格斯所开启,以实践为导向的思想发展之路;另一条发展主线是由卢卡奇、柯尔施和葛兰西所开启,以思辨为导向的理论发展之路。本书分为上、下两篇,对上述两条发展线索,着力加以了系统的分析与探究。
关键词: 政治哲学  西方国家  

逻各斯与现代西方哲学

作者: 王昊宁
出版日期:2018-01-01
浏览次数:28次
简介: 本书以西方哲学传统中重要的概念逻各斯为核心和线索,贯穿、统摄现代西方哲学的主要思潮和流派,将现代西方哲学的主要思潮和流派所提出的观点、思想,理解和把握为西方哲学所强调的逻各斯精神,从而阐明现代西方哲学并非远离了逻各斯传统,而恰恰是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对逻各斯的展现,是逻各斯精神在现代的发展。
关键词: 西方哲学  逻各斯  

哲学评论.第21辑

出版日期:2018-01-01
浏览次数:134次
简介: 《哲学评论》为武汉大学哲学学院主编的连续性出版物。《哲学评论》第21辑涉及到西方近代哲学、认识论、中西比较等几个专题,具体内容如下:西方近代哲学专题主要讨论了霍布斯、洛克、卢梭和康德关于政治权力及其合法性的讨论,使读者能够抓住其中的细微差别及其内在的规范性基础;认识认专题反映了当前西方认识论研究前沿,反映了基础主义与融贯论的基本争论在当代变得更加细致与复杂;中西比较专题讨论了中国和西方哲学中关于人性观、时间观和国家观的同与异。

虚构对象的形上学

作者: 徐敏
出版日期:2018-01-01
浏览次数:13次
简介: 每个人对虚构对象都不陌生,日常生活也从来不曾离开过虚构对象。但是,关于虚构对象的形上学探究并不容易。《虚构对象的形上学》正是对虚构对象的形上学本质进行探究的一本严肃的哲学专著。在对虚构对象实在论进行辩护的基础上,作者对观念主义、柏拉图主义、可能主义和创造主义等主要理论形态进行辨析与评估,进而创造性地提出并辩护合取创造主义虚构对象理论,还对相关的语言哲学难题(包括否定存在难题)进行解答。
关键词: 实在论  形上学  

本雅明历史哲学论纲考辨

作者: 杨俊杰
出版日期:2018-01-01
浏览次数:0次
简介: 国内外学界现在最常见的《历史哲学论纲》基本都是阿多诺编辑整理的版本。大多数学者大概并没有意识到,阿多诺整理推出的版本其实是有问题的。最近出版的批判版本雅明全集第十九卷把《历史哲学论纲》各种未完成的形式以及阿多诺编辑整理的版本汇编成册,恰好为一种带有怀疑性质的思考提供了极大便利。这里紧捉住问题,拟提供一种带有尝试性质,与阿多诺编辑的版本有所不同的“考辨”版《历史哲学论纲》,并以之为基础略作阐述。

本雅明历史哲学论纲考辨

作者: 杨俊杰
出版日期:2018-01-01
浏览次数:0次
简介: 国内外学界现在最常见的《历史哲学论纲》基本都是阿多诺编辑整理的版本。大多数学者大概并没有意识到,阿多诺整理推出的版本其实是有问题的。最近出版的批判版本雅明全集第十九卷把《历史哲学论纲》各种未完成的形式以及阿多诺编辑整理的版本汇编成册,恰好为一种带有怀疑性质的思考提供了极大便利。这里紧捉住问题,拟提供一种带有尝试性质,与阿多诺编辑的版本有所不同的“考辨”版《历史哲学论纲》,并以之为基础略作阐述。

条件句逻辑思想史

作者: 胡怀亮
出版日期:2017-01-01
浏览次数:64次
简介: 条件句逻辑是重要的,因为旨在刻画推理的逻辑,都是建立在澄清和研究条件句的真值和涉及条件句推理的形式有效性之上的。本书的研究内容主要分为古代的条件句逻辑思想、中世纪的条件句逻辑思想、近代的条件句逻辑思想和现代的条件句逻辑思想四个部分。本书从时间的视角透视了条件句逻辑演进与新发展的问题,突破了条件句逻辑研究中长期以来占主导地位的“碎片化”问题,拓展了分析问题的视野和思路。

心灵的形式化及其挑战:认知科学的哲学

出版日期:2017-01-01
浏览次数:35次
简介: 江怡中华民族正处于一个重要的历史转折时期,中华文化的复兴被看做时代赋予我们的历史使命。在这个重要历史时刻,我们能否抓住机遇,在历史文化的厚重积淀中寻找自己的定位,在传承文化的历史使命中创新自己的观念,在时代文化的多样变化中构建自己的特色,这些都是我们面临的重大历史挑战。把握好这个历史机遇,回应重要的时代挑战,不仅需要我们充分的知识准备,更需要我们的思想智慧。当今中国的文化发展已经向我们表明,文化自觉的树立正在极大推进着我们的社会发展,文化自觉的结果将改变当今中国的文化形象。我们知道,这里的文化自觉首先是指对自身文化的强烈认同,是自身文化意识的提升,也是社会大众对文化发展的迫切要求。思想上的认同并不等同于行动上的一致。只有当我们充分认识到文化认同的重要性,并努力从行动上体现我们的文化认同,我们才能达到真正的文化自觉。文化自觉更是指思想上的自觉,是我们在思想上真正形成对自身文化性质的理解,特别是对当今世界文化发展转型过程中的不同文化形态的认识,最后构建我们自身文化的特殊性和普遍性。这里的特殊性是指,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刻影响已经体现为当今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因此,如何在当今世界文化格局中体现中国文化的特殊性,决定了中国文化的时代效应。这里的普遍性是指,中国文化的特殊性必须得到世界各国不同文化的理解,因此,这样的特殊性就必须以具有普遍意义的表达形式加以体现。只有在能够为世界各国文化理解和交流的基础上,我们的文化才能真正进入“自在自为”的阶段。然而,要做到文化的这种自觉,我们必须抓住文化的核心和精髓,这就是时代的哲学思想。确立文化自觉的关键,应当是做到整个民族在哲学上的自觉。中华民族富有哲学思维的传统,中华文化蕴涵深邃的哲学思想。无论是《论语》、《道德经》,还是《中庸》、《大学》,这些代表着中华民族智慧的论著都充分展现了中华文化的哲学思维特征,这种特征表现为思想行动以个人认识为前提,观念形成以经验活动为前提。虽然中国哲学学科的自觉意识产生于西方哲学传入之后,但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始终是哲学式的。中国人的智慧具有这样两个特点:第一,中国人善于从身边的具体事项中发现具有普遍意义的道理,并总是试图用这些道理去理解其他相关或相近的事项,由此完成对事项的理解。在这种意义上,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更关注的是事情的过程,而不是在这个过程中呈现出的事物本身。第二,中国人对事物的理解更多的是从关系出发,更多地关注自己周遭生活环境中的人和事,更多地考虑如何从各种关系中确立自己的位置。在这种意义上,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就更重视整体和全局,而不是个体和局部。由此可见,中国人的思维特征和智慧特点之间存在着一种相互对应:个人认识活动是以在身边所发生的事情为根据和出发点的,因此,中国人的思维具有经验归纳的特征;而经验活动本身又是为了更好地认识整体和全局,所以,中国人的思维又具有抽象普遍的意义。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中国人的这种思维方式并非出自我们的自觉意识,而是对前人长期生活实践的经验总结,是对中国传统思想表达的提炼升华。虽然我们一再强调中国人思维方式的特殊性和普遍性,但是这种强调却是建立在我们理解了不同于我们思维方式的西方哲学的基础之上,是我们通过不同哲学之间比较的结果。哲学思维方式的差异给我们带来了对我们自身哲学的重新认识,甚至是对自身哲学思维方式的重新定位,激发了我们全面理解自身哲学的浓厚兴趣。正是在这种思想背景中,我们开始形成对自身思维方式的自觉。首先,哲学的自觉意味着我们对思想的主动认识。黑格尔说:“人之所以比禽兽高尚的地方,在于他有思想。由此看来,人的一切文化之所以是人的文化,乃是由于思想在里面活动并曾经活动。……唯有当思想不去追寻别的东西而只是以它自己——也就是最高尚的东西——为思考的对象时,即当它寻求并发现它自身时,那才是它的最优秀的活动。”3056373思想正是在成为自己的对象的时候,哲学由此产生。因此,哲学的自觉本身就意味着思想。这里的思想并非完全是对具体事物的认识活动,或者是对事物发展演变的规律性理解,而是以概念的方式对我们认识活动内容的抽象概括,是对事物发展规律的概念化表达。这种思维方式就要求思想以概念的方式形成对我们所认识的思想内容的表达和构造,也是对我们思想本身的概念规定。纵观我们目前的哲学思维,我们似乎缺少的正是这种对思想的主动认识。我们比较容易满足于对事物表象的理解,比较容易接受从经验中得到的知性认识,而不太愿意从概念的层面把握事物的根本性质。真正的思想应当在于能够在事物之上确立把握事物的基本原则,能够在经验之先具备理解经验的基本能力。正如黑格尔所说:“真正的思想和科学的洞见,只有通过概念所作的劳动才能获得。只有概念才能产生知识的普遍性,而所产生出来的这种知识的普遍性,一方面,既不带有普通常识所有的那种常见的不确定性和贫乏性,而是形成了的和完满的知识,另一方面,又不是因天才的懒惰和自负而趋于败坏的理性天赋所具有的那种不常见的普遍性,而是已经发展到本来形式的真理,这种真理能够成为一切自觉的理性的财产。”3056374其次,哲学的自觉在于我们能够形成对事物的整体理解,能够从较高层面把握事物发展的基本态势。马克思说:“理论只要说服人,就能掌握群众。而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人。所谓彻底,就是抓住事物的根本。”3056375这种彻底不仅表现在理论本身能够自圆其说,更重要的是理论能够把握整体,能够从宏观上对事物有完整的理解。而且,这样的理论还要在实践中得到检验,由此表明理论在实践中的彻底性。显然,这种哲学的自觉就要求我们必须认清历史的发展脉络,使理论具有前瞻性和预见性,而这种前瞻和预见正是彻底的理论自身具备的本质特征。经验主义的方法只会使我们裹足不前,完全从经验出发就会使我们“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只有当我们真正形成了对事物的整体理解,只有当我们可以从宏观上把握事物的发展规律,我们才能从哲学的高度解释我们在经验中面对的各种现象,才能在事物的各种变化中把握事物的发展脉络。再次,哲学的自觉还表现在对理论思维的自觉培养,表现为对以往哲学史的学习和理解。恩格斯说:“理论思维无非是才能方面的一种生来就有的素质。这种才能需要发展和培养,而为了进行这种培养,除了学习以往的哲学,直到现在还没有别的办法。”3056376他指出,每个时代的理论思维都是那个时代的历史产物,它在不同的时代具有不同的内容和不同的形式。因此,只有通过对不同时代的理论思维的学习理解,我们才能提升自己的理论思维能力。这里的理论思维能力主要包括两个部分,一个是科学思维能力,一个是哲学思维能力。科学思维能力帮助我们对以往历史中出现的各种科学假说和科学思想形成恰当的判断,有助于我们认清我们这个时代的科学理论和思想的创新程度。但科学思维能力仅仅停留在或者说只能在对经验现象的表层理解,即使是对经验现象的科学解释也不过是采用了逻辑的方法,对这些现象重新分类而已。而哲学思维能力则对我们的思维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它要求我们必须能够超越经验现象,通过对各种现象表面的理解达到对现象背后本质的把握。这就需要我们首先了解以往哲学史上所出现的各种理论观念,在历史的脉络中寻找我们这个时代出现的各种所谓新观念的历史踪迹。同时,这还需要我们具备超越历史和经验本身的抽象能力,能够从历史和经验中剥茧抽丝,形成我们自己的理论观念,用于解释我们当代的现实问题,并提出对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最后,哲学的自觉更表现为对辩证法的自觉运用,表现为对“绝对真理”的放弃和对现实实践活动的最终关注。按照黑格尔的概念辩证法,思想的运动不过是绝对精神在人类思维中的变化过程。虽然这样的辩证法是以概念和现实存在的颠倒关系为前提的,但其中有一个重要思想是我们必须牢记的,这就是说,只有当我们能够按照思维自身运动的方式理解事物的发展,也就是当我们能够自觉地运用思维的辩证法的时候,我们才能真正理解思维活动如何与现实存在之间产生矛盾和冲突,也才能真正理解为什么我们必须把思维活动的最后结果放到现实的实践活动中加以检验。这就意味着,辩证法不仅运用于思维活动本身,更是运用于我们在现实的实践活动。用辩证的方式观察事物,解释现象,提出观念,形成理论,这些就是哲学的自觉表现。从文化的自觉到哲学的自觉,这体现了我们对自身文化的更深层理解,是我们对自身文化的负责态度。仅仅停留在文化自觉的层面,我们还只能从自身文化的特殊性上把握思想的力量,只能依靠我们对自身文化的理解体会不同文化之间的差别。而哲学的自觉则帮助我们从概念的层次上理解思想的构成和变化,从思想自身的发展中把握观念的历史作用。从更广泛的当今世界文化的视野看,能够做到哲学自觉,才会使我们的文化自觉变成具有普遍意义的行动,才会使我们自身的文化特征得到广泛的认同和理解。本套丛书冠名《哲学与文化》,正是基于以上的考虑,因为文化是哲学的外在体现,而哲学则是文化的内在精神。我们将在本丛书中陆续出版国内具有影响的哲学学者以及其他学科学者的最新著作,充分反映国内学者们在哲学与文化领域中的独特思考。本丛书得到国家“985工程”人文社会科学创新基地“价值观与民族精神”的大力资助,特此感谢!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  第 /5页  跳转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地址:北京西城区鼓楼西大街甲158号 邮编:100720

京ICP备05032912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