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总库
当前位置: 首页> 图书列表> 《法律逻辑学》> 一 形式逻辑与辩证逻辑的关系

图书目录

    一 形式逻辑与辩证逻辑的关系

    字体大小: 引文

    基于对人类思维的研究,我们知道,思维分为形式逻辑思维(普通思维)和辩证逻辑思维。所谓普通逻辑思维就是指反映事物的相对稳定性、质的规定性,不自觉或自觉地按照事物的这一特性认识世界的思维;而所谓的辩证逻辑思维就是指反映事物的辩证法,不自觉或自觉地按照辩证法去进行的思维。

    普通思维和辩证思维是整个人类思维发展的两个阶段。

    首先,普通思维和辩证思维是个体思维发展的两个阶段。比如说,对于儿童来说,真和假、好人与坏人之间的严格区别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两者之间的相互联系、特别是相互转化却是不可以理解的。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们或由于长期的实践逐步对事物的辩证规律有了这样那样的认识,或由于学习了现代自然科学,受到现代自然科学中辩证思维的熏陶,或由于系统地学习了唯物辩证法等等,也就开始进入到辩证思维的阶段。当然,我们也不否认存在一些特殊的情况,每个人的具体情况不同,进行辩证思维的程度也有所不同。

    其次,普通思维和辩证思维还是对一定事物进行认识时的思维发展的两个阶段。马克思把感性认识(表象中的具体)达到抽象概念的阶段称为思维的第一条道路,说这是完整的表象蒸发为抽象的规定的阶段,这也就是普通思维的阶段,思维的这一阶段是任何一个正常的人都能够进行的。把思维从抽象概念进一步上升为具体概念的阶段,称为思维的第二条道路,说这是抽象的规定在思维行程中导致具体的再现,这也就是辩证思维阶段,这一阶段的思维只有具有辩证思维的人能够做到。

    正是由于人类思维具有两个发展的阶段,所以,作为研究思维的科学——逻辑学来说,也相应地形成了形式逻辑(普通逻辑)和辩证逻辑两种科学。前者是关于普通思维研究的科学,后者是关于辩证思维研究的科学。

    形式逻辑和辩证逻辑都是逻辑科学,都是关于思维、思维形式、思维方法、思维规律研究的科学。两者之间既有联系,又有区别。

    辩证逻辑同形式逻辑一样,都是运用概念、判断、推理、论证等思维形式进行的。思维形式(概念、判断、推理、论证)都是辩证逻辑与形式逻辑的研究对象。但是,辩证思维所运用的概念、判断、推理、论证与形式逻辑所运用的概念、判断、推理、论证存在着某些根本不同的性质。辩证逻辑的根本任务就是在于总结出辩证思维形式不同于普通思维形式的一般性质及其规律,使得人们自觉地按照这种规律进行思维,以有助于人们从普通思维水平提高到辩证思维水平,从而更好地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

    第一,辩证思维概念的根本特征就在于它具有灵活性和具体性。而普通思维概念则具有确定性。在普通思维中,A就是A,A就不是非A,真理是真理,谬误是谬误,真理与谬误是格格不入的,二者相互矛盾。而在辩证思维中,概念具有灵活性,相对立的概念就不只是具有严格的区别,而是相互联系、相互转化的。比如,A可以转化为非A,如果非A不存在,那么A的存在也就毫无意义。再如,福和祸,二者相互矛盾,但二者却可以转化。总之,普通思维概念是抽象概念,它只反映和把握事物的某一个侧面;而辩证思维概念则是具体概念,它能够较为全面地反映具体事物多种规定性的辩证统一和该事物与其他事物的辩证关系。概念的灵活性和具体性是密切联系的,没有灵活性也就没有具体性。

    第二,辩证判断的根本特征在于它能具体反映事物的内部矛盾和矛盾运动。从逻辑结构上来看,辩证判断的逻辑结构与普通逻辑中的判断具有鲜明的不同。例如,帝国主义是真老虎,又是纸老虎。在普通逻辑真的判断来说,它并不是非模态命题中的性质命题的任何一种,它也不属于关系命题。对这样的判断,普通逻辑是无法进行归类的,进而也无法做出真假的结论。而在辩证逻辑判断中,这种表达是极为正常的,因为辩证逻辑思维中所蕴含的辩证法为这样的判断找到了合理的解释。

    第三,辩证思维推理的根本特点是以对事物的矛盾分析作为前提进而推出结论的。比如,马克思基于对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的分析,推出资本主义必然由社会主义代替的结论。而普通逻辑思维推理则一般比较简单,它的结论的正确性依靠的是真实的前提和某种固定思维形式的结合。相比较而言,辩证思维推理一般比较复杂,它的结论的正确性主要依靠全面地占有材料和对事物内部矛盾的分析。

    第四,辩证思维的论证与普通思维的论证一样,都是通过推理进行的。但是,辩证思维论证的特点在于它以对事物的内部矛盾的分析作为论据。由于事物内部矛盾是事物运动发展的动力,事物矛盾的特殊性构成一事物区别于他事物的特殊的本质,因此,以对事物矛盾的具体分析作为论据,论证就能更加充分有力,这正是辩证思维论证所以优于普通思维论证的地方。

    除了上面有关思维形式方面的不同,辩证逻辑与形式逻辑在思维的方法上也有着明显的区别。所谓思维的方法,就是指如何形成思维的概念、判断、推理、论证和科学理论体系的方法。具体而言:

    第一,归纳方法和演绎方法既是形式逻辑思维的方法(普通逻辑思维),又是辩证思维的方法。但是,辩证思维的归纳和演绎与普通思维的归纳和演绎不同。一方面,普通思维中的归纳和演绎方法是由普通思维概念、判断构成的,而辩证思维中的归纳和演绎方法是由辩证思维的概念和判断构成的;另一方面,在普通逻辑中,归纳和演绎是各自独立的方法,甚至有的时候二者之间存在着非此即彼的关系。而在辩证逻辑中,归纳和演绎是一个统一的方法。辩证逻辑研究思维从个别到一般,又由一般到个别的思维的辩证发展过程,研究归纳和演绎的相互联系、相互补充和相互转化,这一切都是普通逻辑中没有研究也不可能研究的。

    第二,分析方法和综合方法既是普通思维的方法,又是辩证思维的方法。但是,辩证思维的分析和综合与普通思维的分析和综合根本不同。普通思维的分析就是在思维中把某种事物分成若干部分、方面、要素,综合则是在思维中把分析的各个部分、方面、要素构成有机的整体。辩证思维的分析,最根本的是分析事物的矛盾,综合则是在对事物矛盾分析的基础上把事物矛盾的诸多方面综合为对立统一的总体。同时,分析和综合的相互联系和相互补充,即对立统一的关系也是辩证逻辑研究的内容。

    第三,从抽象上升到具体是辩证逻辑所特有的思维方法。普通逻辑思维的抽象概念是对客观事物一个方面、性质、关系的反映。辩证思维的具体概念则是对客观事物多方面规定的统一的反映。

    第四,逻辑与历史的统一也是辩证逻辑所特有的思维方法。所谓历史的,是指自然、社会的历史发展以及作为客观现实反映的人类认识的历史发展;所谓逻辑的,是指范畴体系、理论体系,它们是客观现实发展的理论思维中的再现。逻辑的与历史的统一就是进行理论叙述和构成范畴体系、科学理论体系应该与历史的发展本质相一致。逻辑的与历史的统一是构成辩证理论和辩证科学理论体系的重要思维方法。而普通逻辑中并不存在这样的思维方法。

    在思维规律方面,辩证逻辑与形式逻辑之间也存在着比较明显的区别。

    首先,形式逻辑研究形式思维的形式、方法,必须揭示形式思维形式、方法的规律。形式逻辑中的思维规律主要体现为:同一律、矛盾律、排中律以及充足理由律。这些思维规律的形成和运用都是基于形式逻辑思维的,在相对稳定的、质的层面上单向地支配人们的认知活动。对于客观事物的认知就是直白地反映出好还是不好,黑还是白等这样的非此即彼的答案。

    其次,辩证逻辑研究辩证思维的形式、方法,必须揭示辩证思维形式、方法的规律。辩证逻辑思维形式和方法的基本规律来源于唯物辩证法的三个基本规律,即对立统一规律、量变质变规律、否定之否定规律。这三个基本规律是自然界、人类社会和思维的最一般的规律。自然、社会的规律是第一性的,思维的规律是第二性的,后者是前者的反映,因此,客观世界的规律和思维的规律在本质上必然是同一的。原因就在于辩证逻辑的思维方法是逻辑的与历史的统一。

    综合以上对辩证逻辑与形式逻辑的多方面探讨,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对两种逻辑科学的区别进行概括性的归纳和总结:

    第一,形式逻辑和辩证逻辑是逻辑科学发展的不同阶段,它们各自有着各自不同的任务。形式逻辑是逻辑科学发展的初级阶段,是人类思维历史的初级阶段的总结。它的主要内容包括矛盾律等思维规律,演绎、归纳、假说以及证明等。其所形成的任务就是教导人们根据新事实提出假说,进行归纳和演绎,组成前后一贯、不自相矛盾的、有论证的理论系统;辩证逻辑是逻辑科学发展的高级阶段,是人的思维历史,特别是高级阶段思维历史的总结。它的内容是研究辩证思维的规律、范畴、观点、方法以及辩证思维形式和概念、判断、推理的辩证法。其所形成的任务就是教导人们怎样以规律、范畴为指导,根据观点和方法对客观事物进行客观、全面、深入的分析,把握它们的内在联系、内部矛盾、本质、规律,并组成概念、判断、推理来反映、揭示它们,从而形成内在的联系和严密的科学理论系统。

    第二,形式逻辑与辩证逻辑所解决的特殊矛盾不同。形式逻辑研究对象的特殊矛盾是思维的形式和内容的矛盾,形式逻辑则由研究形式帮助解决这个矛盾。而辩证逻辑研究对象的特殊矛盾是辩证思维和客观辩证法的矛盾,辩证逻辑则由研究辩证思维帮助解决这个矛盾。换言之,形式逻辑以思维的形式为研究对象。而辩证逻辑则以辩证思维为研究对象,也即将形式和内容的统一作为自己的研究对象。在辩证逻辑中,形式是具有内容的形式,是活生生的实在内容的形式,是和内容不可分离地联系着的形式。辩证逻辑研究辩证思维形式和形式逻辑研究思维的形式(结构)的目的不一样。形式逻辑研究形式(结构),目的在于从形式方面帮助解决思维的形式和内容的矛盾。辩证逻辑研究辩证思维形式,目的在于说明怎样运用辩证思维形式反映客观辩证法,来帮助解决辩证思维和客观辩证法的矛盾。

    第三,形式逻辑与辩证逻辑具有不同的性质。形式逻辑是由哲学分化出来的,它是一门让思维和表达有条理的工具性的科学。形式逻辑所研究的对象是不具有阶级性的。但是对它们的说明和应用则具有阶级性。而辩证逻辑是唯物辩证法的一个组成部分,它是唯物辩证法和认识论对辩证思维的应用,其带有鲜明的阶级特性。

    第四,形式逻辑与辩证逻辑中所研究的思维类型不同。前者中的思维是不包括辩证法的思维,是按照人类的原始的认知能力而形成的对客观世界的一种相对稳定的和质的认识。而后者中的思维是包含了辩证法的思维,是按照人类得到提升的认知能力而形成的对客观世界的一种辩证的认识。

    第五,形式逻辑与辩证逻辑中所研究的思维形式有所不同。尽管两种逻辑都对概念、判断、推理和论证这些思维形式进行研究,但是,辩证逻辑是以事物的内部矛盾为出发点进行研究,其具有灵活性和具体性。而形式逻辑则不然,在形式逻辑中思维形式的研究则体现为一种抽象性和确定性。换句话说,形式逻辑也就是关于具有确定性、抽象性思维的逻辑,或者说是关于固定范畴的逻辑。而辩证逻辑则是关于具有灵活性、具体性思维的逻辑,或者说,辩证逻辑是关于流动范畴的逻辑。

    第六,形式逻辑与辩证逻辑中所研究的思维方法有所不同。尽管在归纳、演绎、分析和综合四个方面,两种逻辑都进行研究,但是在形式逻辑中这四类方法各自独立,相互之间是排斥的关系。而在辩证逻辑中,这四类方法则是相互补充、相互联系,是一种对立统一的关系。除此之外,对于从抽象上升为具体、逻辑的与历史的统一两种思维方法来说,只有在辩证逻辑中才存在,而在形式逻辑中是根本不存在的。

    第七,形式逻辑与辩证逻辑中所研究的思维规律截然不同。形式逻辑中的思维规律包括同一律、矛盾律、排中律、充足理由律。这四个思维规律是来源于普通思维自身内部,具有自生性和内部性。而辩证逻辑中的思维规律则为对立统一规律、量变质变规律、否定之否定规律。这三个思维规律则是来源于自然界或人类社会,具有催生性和外部性。

    尽管形式逻辑与辩证逻辑之间存在着诸多区别,但是二者之间依旧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换句话说,形式逻辑与辩证逻辑虽然具有低级与高级之分,但是二者之间是一致的,并不互相排斥。

    首先,辩证思维与普通思维的一致性决定了辩证逻辑与形式逻辑的一致性。辩证思维与普通思维之间并没有一条绝对的不可逾越的鸿沟,并不是进行辩证思维的人仅运用辩证思维,根本不运用普通思维。也不是进行普通思维的人仅运用普通思维,而绝不运用辩证思维。实际上,进行辩证思维,总是同时运用普通思维。可以说,辩证思维总是包含着普通思维。辩证思维的特点不在于根本不运用普通思维,而在于它打破了普通思维的狭隘界限,它运用普通思维而不限于普通思维。

    其次,辩证思维是思维的高级阶段,但正是因为它是思维的高级阶段,它必须在思维的初级阶段,也即普通思维的基础上才能形成。具体而言就是:(1)概念的灵活性本身就包含着概念的确定性。否认确定性的灵活性,也就完全否认对立概念的区别,这是一种诡辩。概念的确定性是客观事物相对稳定性、质的规定性的反映,否认概念的确定性也就是否认客观事物的相对稳定性和质的规定性,这是一种主观主义;(2)具体概念只有在抽象概念的基础上才能形成。形成概念总是先形成抽象概念,反映事物的一个侧面。在形成许多抽象概念之后,人们逐一认识了事物的许多侧面,在这个基础上,通过思维的复杂的加工作用,才能形成反映事物整体的具体概念;(3)辩证思维形式对普通思维形式也有继承性。例如,所有的事物都包含着内部矛盾。就其内容来说,它是辩证思维,但它所使用的仍然是“所有的S是P”这一普通思维表达方式。可见,普通思维和辩证思维之间并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辩证思维的判断形式是在普通思维形式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辩证逻辑与形式逻辑之所以并不互相排斥,归根到底是由事物的相对稳定性与事物的辩证规律的关系决定的。事物的相对稳定状态只是事物运动的一种形态,事物的相对稳定性和质的规定性,只是事物辩证规律的一个组成部分,否认前者也就否认后者,承认后者也必须承认前者。因此,反映事物相对稳定性的普通思维和反映事物辩证法的辩证思维也必然是一致的,并且普通思维可以作为辩证思维的一个局部而存在(辩证思维中总是包含着普通思维)。既然普通思维和辩证思维是一致的,那么研究普通思维的形式逻辑和研究辩证思维的辩证逻辑也必然是一致的。总之,形式逻辑同辩证逻辑有密切的联系,只有根据辩证逻辑才能对形式逻辑的性质、作用有正确的认识;只有以辩证逻辑为指导才能更好地发挥形式逻辑的作用。


    ×
    引文
    ×
    推荐购买
    ×
    手机注册 邮箱注册

    已有账号,返回登录

    ×
    账号登录 一键登录

    没有账号,快速注册

    ×
    手机找回 邮箱找回

    返回登录

    ×
    书内搜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