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总库
当前位置: 首页> 文库资讯列表 >文库资讯详情

中国和古埃及两个古老文明的梦幻联动

发布时间:2021-09-1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文库

1905年,风雨飘摇的晚清政府为了解决内忧外患,决定效法欧美政治,进行君主立宪改革。“预备立宪”的牌子打出,清政府派出端方、载泽、戴鸿慈、尚其亨、李盛铎等五名大臣分赴东西洋考察,史称“五大臣出洋”。

五大臣中的端方与户部侍郎戴鸿慈率领考察团由上海乘船出发,先后考察了日本、美国、英国、法国、德国、丹麦、瑞典、挪威、奥地利、俄国十国,他们不仅考察各国宪政,还对欧美各国的文化、教育机构进行了深入的考察——其中以收藏家自居的端方更是游遍了各国美术馆、博物馆。

在那里,这位时任湖南巡抚的清政府官员第一次与历史同样悠久的古埃及文明相遇。

【余在欧洲各国博物院所见埃及古刻无过数十百通,惜不能施毯拓。】

见到这些古代铭文碑刻,身为收藏家的端方自然见猎心喜,恨不得立刻用拓碑的手段将其铭文浮雕记录下来,可惜没能如愿,这让他有些失落。

但这样的失落并没有持续太久,当端方得知考察团从欧洲回国途中会经过埃及时,他立刻决定在埃及停留几天,方便他对这个神秘的国度进行一次短期考察,为此他专门来到埃及的首都开罗,在这里他看到了大量正在被售卖的埃及文物。

感慨良多之后,他也加入了购买的游人之列,同时也现场制作了一些碑文的拓片。

【后随使节至开罗都城,炳烛读碑,遂载数十石以归陶斋尚书。】

据《陶斋所藏石刻》中记录,端方在开罗购买了埃及石刻36件、埃及小雕像12件、埃及印章14件、瓦石器物24件(其中包括埃及人形棺材3具),共计86件。

购买到大量埃及文物的端方欣喜若狂,他回到国内,在推行宪政之余,将大量精力都投入到了研究、整理古埃及文物之中,他除了自己研究外,还热衷于用水泥原样复制这些石碑,并继续制作拓片。

这些复制的石碑和整理的拓片,一部分由他自己把玩,另一部分则广赠友人鉴赏。端方是一个很幽默的人,他在赠送给友人的一块有着古埃及克里奥帕特拉七世向神献上祭品的石碑拓片上,亲笔写下“此埃及大画像如汉人食堂之类”的题词。

众多清末著名人物——例如黄遵宪、康有为、俞樾等人都得到过他的赠予,其中俞樾得到的是一面用古埃及石碑拓片制成的折扇,为此他还专门写诗赞颂,而康有为则回赠给端方一些他自己收藏的古埃及石碑拓片。

很快就到了1911年,这年的10月10日,在湖北武昌,轰轰烈烈的反帝反清运动达到最高峰,一个月前,端方刚刚奉命动身前往四川接任总督。11月27日,他率领的湖北新军在资州哗变,端方和他的弟弟端锦一起被部下所杀,头颅被浸在煤油桶中运抵武昌,被时任鄂军都督的黎元洪下令游街示众。

端方死后,他收藏的陶斋文物因为各种动乱四散,仅有少部分得以幸存,其中就包括一些他制作的古埃及碑文拓片。

新中国成立后,1956年5月中国与纳赛尔领导的埃及正式建交,作为国礼,同年6月1日,北京图书馆将12件端方所拓的古埃及碑文赠送给埃及图书馆,埃及的学者们惊奇的发现,这12件拓片中,有一些和已经珍藏在开罗博物馆中的石碑一模一样,而更多的则是从来没有被记录过的古埃及石碑,这些拓片成为了研究这些或许已经不存在于世上的古埃及石碑的重要资料。

2002年,北京大学塞克勒博物馆要对一个老库房进行清理,北大颜海英教授在清理库房时,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发现了九块古埃及石碑,经过她的辨认解读,发现这九块石碑正是1906年端方在埃及开罗购买的36件石碑中的9件,其中四块是古埃及圣书体文字,剩下五块则是拉丁文石碑。这批端方藏埃及文物的发现,一时间震惊了中外埃及学界。

3年后,时任中国国家博物馆常务副馆长的朱凤瀚教授在国家博物馆位于端门的库房中又整理出四十多件端方制作的古埃及石碑水泥复制品和那三具彩绘镀金人形棺材,这些棺材属于一名生活于托勒密王朝时期的帕诺波利斯城的女祭司,这名名叫“塔荷努特”的女祭司肯定想不到,在自己去世两千年后,她的棺材漂洋过海,来到了遥远的东方古国。

而那四十多件水泥复制碑则因为保存不善,已经大半成了碎片,经过归拢拼合,最终大部分都成功复原,其中两件与北大塞克勒博物馆发现的两件原版石碑完全对应,证明了这些都是端方自制的复制品。尽管是复制品,但由于这些前后跨度达到三千年的碑文原件大多已经在端方拓片之后因不明原因下落不明,大多数都不为中外埃及学界所知。因此这些拓片成了研究这些碑文的唯一孤品,一时间再次震惊中外埃及学界。

恐怕1906年站在埃及街头的端方自己都想不到,他的一时爱好之举,却成为了解开许多古埃及碑文秘密的关键——就在端方等人来到开罗前不久,埃及学家W·斯宾伯格恰好在一家文物店中拍摄到了一张有些模糊的古埃及石碑照片,他借此分析整理了这块碑刻上的铭文,之后他又回到这家店,试图购买这块石碑,才得知这块石碑在稍早前已被卖出,为此他感慨“现在是时候寻找这块石碑的下落了。”可惜终他一生,都没有再见过这块石碑。

当然,现在的我们可以知道,在他第一次拍照离开后不久,一位来自遥远的东方、征尘未洗的使节大臣顶着开罗的烈日,推门走进了同一家店铺。

曾经收到端方所赠古埃及拓片的黄遵宪曾经写过一首题为《已亥杂诗》的七言绝句,赞扬埃及这个与中国同样古老的文明:

【上烛光芒曜日星,东西并峙两天擎。象形文字鸿荒祖,石鼓文同石柱铭。】

中国收藏的古埃及文物

《中国收藏的古埃及文物》

颜海英 著

ISBN:9787520384919

出版时间:2021.6

内容简介:本书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把中国收藏的古埃及文物分为原石、仿制品、拓片三类,记录了三组收藏号,并把每件文物在三类中的对应关系核查清楚,做了索引编号;在此基础上,把每件文物的各类图片集中、对比,进行了铭文的转写和翻译,完成了14块石碑及彩绘木棺铭文的释读;除此之外,还对石碑铭文的语法进行了研究,总结分析了几种典型的祭文。第二部分,从碑形制的演变入手,分析了墓碑文献所反映的古埃及人的来世观念和宗教习俗,并探讨了墓葬文学在古埃及文化史上的地位。本书是中国的埃及学研究者以一手资料进行的新尝试性研究,2007年国家社科基金项立项,2014年结项。相关的研究成果已经获得国际埃及学研究者的肯定。

作者简介:颜海英,毕业于东北师范大学世界古典文明史研究所,1994年获博士学位。现任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北京大学古代东方文明研究所所长。研究方向为埃及学。是国内知名的埃及学研究专家。

相关词

×
错误反馈
×
意见反馈
×
推荐购买
×
手机注册 邮箱注册

已有账号,返回登录

×
账号登录 一键登录

没有账号,快速注册

×
手机找回 邮箱找回

返回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