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总库
退出 权限查看
欢迎  【切换用户】
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考古列表 >历史考古详情

重庆钓鱼城遗址考古新发现一批高规格建筑遗存

发布时间:2023-01-17
来源:中国新闻网

  从重庆市文物考古研究院获悉,2022年钓鱼城遗址考古发掘清理揭露了一批前所未见的高规格建筑遗存,具有重要学术意义和研究价值。

皇宫遗址航拍图。 图片来自重庆市文物考古研究院

  据介绍,钓鱼城地处嘉陵江、涪江和渠江三江交汇处的重庆市合川区,占地2.5平方公里。据史料记载,公元1259年,蒙古大汗蒙哥兵临钓鱼城。在当地将士顽强抗击下,蒙古大军不能越雷池半步。钓鱼城保卫战时长逾36年,写下了以弱胜强的战例。文物考古工作者对钓鱼城遗址经历了近二十年的考古发掘,揭露了其依靠“山、水、城”一体的大纵深多重防御体系。

  重庆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馆员胡立敏介绍,根据《合川钓鱼城遗址考古工作计划(2021-2025年)》,考古队在钓鱼城的护国寺、武道衙门和皇宫三个遗址点布探方6个、探沟41条,完成发掘面积914平方米,新清理城门、城墙、石墙、院门、高台、井台、水井、水池、道路、房址、排水沟和灰坑等遗迹33处,出土各类遗物300余件。

皇宫遗址重要遗迹。 图片来自重庆市文物考古研究院

  此次发掘,清理揭露了一批在钓鱼城遗址考古中前所未见的高规格建筑遗迹。前拱券后排叉柱的墩台式城门、门道带水池的院门、突出于地表且有高台井台围砌的水井等遗存均为首次发现,进一步凸显了该区域的独特性和重要性。

  与此同时,考古队在护国寺、武道衙门和皇宫三个遗址点新发现东内城墙、内城门、水池和道路等遗迹,填补了该区域宋代文化遗存的空白,为钓鱼城宋元战争山城防御体系、分区布局和结构功能研究提供新证。

  胡立敏称,前述新发现对进一步织补、缀合和重构钓鱼城时空格局具有重要作用,也将为钓鱼城大遗址保护、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和世界文化遗产申报等提供新的支撑。

(图文转自:中国新闻网)

相关词

×
错误反馈
请支付
×

余额不足,请先充值或选择其他支付方式

账户:admin,可用余额

支付宝支付
微信支付
×
推荐购买
×
手机注册 邮箱注册

已有账号,返回登录

×
账号登录 一键登录

没有账号,快速注册

×
手机找回 邮箱找回

返回登录